华页 首页 纽国新闻 查看内容

她用半生的年华,等来了这场"对话"

2022-8-10 04:1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34| 评论: 0|来自: 美婧

摘要: 若在这里,即在别处;不在此处,即无处可在。What is here is elsewhere.What is not here is nowhere else.这是4世纪史诗《摩呵婆罗多》的《起源之书》中的一句迷人又独特的格言。在这里,或不在这里,是一个哲学的 ...
若在这里,即在别处;
不在此处,即无处可在。
What is here is elsewhere. 
What is not here is nowhere else.
这是4世纪史诗《摩呵婆罗多》的《起源之书》中的一句迷人又独特的格言。在这里,或不在这里,是一个哲学的概念,是我们对于“存在”的单一性和多样性之间的固有矛盾的反思。


心中有佛,所见皆佛



Elsewehere and 

        nowhere else


                    别处和无处


策展人維拉·梅 Vera Mey借用《起源之书》中的意境以 “Elsewhere and nowhere Else” “别处和无处” 为展览命名。


看过此展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对“在”与“不在”、“此处”与“别处这些“存在”的矛盾很是着迷。


三位艺术家和一位策展人。曾经一起在新西兰成长的伙伴,如今天涯各一方。Vera Mey在伦敦,Li-Ming Hu在纽约,Kah Bee Chow在瑞士,Yuk King Tan在香港,而通过这个展览似乎大家又相聚在故乡,奥克兰。


她们大约四十岁左右,

此展览她们年华的呈现;

她们创造了自我和大我的空间,

她们游走于故乡和他乡之间;

她们的艺术生涯有过高光,

而今这是一场怎样的“对话”;

她们想对彼此表达什么,


她们又想向我们述说什么?

四位新西兰女性,由于不同的原因,都离开了新西兰。生活在别处。通过奥克兰的这个展览,她们以自己的视角,邀请我们一起去探索自我的世界这个国家和外界千丝万缕的联系。

新西兰经过了近两年半的对外封锁,在这个月终于迎来全面“重开边境” 。Vera Mey试图通过呈现这几位生活在他乡的新西兰艺术家的作品,重新审视、理解和解构"本土"与"海外"的观念。

毫无疑问,新冠的封锁强化了“本地”和“海外”之间的鸿沟,无论是真实和还是想象中的隔阂,似乎“本地”和“海外”二者是对立的双方,互不相容。有关"'新移民'对新西兰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以及"'本地人'的工作机会”的讨论和报道不断。尽管这样的二元区分落在你我她这样的个体上时,显得很别扭。

新西兰是一些人的终点、是一些人的起点、是另一些人的驿站、是一些人的他乡,又是另一些人的故乡生命的轨迹并没有标明终点、起点或者驿站;心中也难以理清故乡或者他乡的情愫。

在展览开幕前夕,艺术家Li-Ming Hu在Instagram上发布的四人组影相--多么整齐的四姐妹啊!
图一 Yuk King Tan左上Li-Ming Hu 左下Kah Bee Chow 右上Vera Mey 右下

Te Tuhi 美术馆 “别处和无处” 开幕时,Li -Ming Hu从纽约回来,Kah Bee Chow从瑞士回来,她们在场;Vera Mey在北半球大西边的伦敦,Yuk King Tan在北半球东部的香港,她们缺席。

展览的序幕就此打开:

--艺术家 Kah Bee Chow --

图二
有着马来西亚华人血统的 Kah Bee Chow 的作品,充满了矛盾。

匀称和谐的如意窗。搭配着墙角的中字格纹。在我看来有着东方的典雅和韵味。倍感亲切。

图三
马来西亚以及东南亚街头可以随处看到的小神龛。

图四
        图五
接着画风陡转。一些看上去随意而称得上丑的“垃圾”挂在看上去线条几乎优美,却显然是手工作坊制作的“水晶灯”上。

映射了奢华生活的水晶灯和废旧的报纸、廉价塑料袋、简易的文件夹子和碎料垃圾让人看了并不舒服。完美的线条的宁静感被这些近乎随意的丑所打破。

让人几乎生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图文推荐
新西兰总理今天启程访问东南亚
新西兰总理今天启程访
“我将全力以赴,” Luxon在接受采访时预告他在澳大利亚以外的首
网球——比利·简·金杯:中国胜新西兰
网球——比利·简·金
4月11日,新西兰队选手孙璐璐在单打比赛中回球。她0比2不敌中国
房屋市场平坦
房屋市场平坦
最新的QV房价指数显示,在2024年第一季度,在新西兰大部分地区的
华页第5728期电子报纸
华页第5728期电子报纸
大屋搬細屋(尋覓中)
大屋搬細屋(尋覓中)
「奇異誌」近日不停看全新或半新的公寓單位,原因是考慮大屋搬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