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页 首页 华页专栏 紐轉乾坤 查看内容

雨後金士蘭

2024-4-11 05:30| 发布者: mpeditor| 查看: 1119| 评论: 0

摘要: 「紐轉乾坤」复活節一場夜雨,洗凈都市上空塵埃,讓本來就格外清新的空氣帶有一股初擠牛乳的清香。趁長假人稀車少,到金士蘭取景寫生。這個地方不常來,但每次來都不捨得離開。我覺得她跟伊甸山街區很相似,歷史悠久 ...

「紐轉乾坤」


  复活節一場夜雨,洗凈都市上空塵埃,讓本來就格外清新的空氣帶有一股初擠牛乳的清香。趁長假人稀車少,到金士蘭取景寫生。這個地方不常來,但每次來都不捨得離開。


  我覺得她跟伊甸山街區很相似,歷史悠久且帶有老舊的風雅。


貫穿金士蘭的新北路修在山脊上,兩旁1880年前後的建築完好如初。近鐵道這一側的山谷建有龐大的運動場,另一側沿著山坡佈滿維多利亞時代的木屋。


  雨後濕漉的路面,映射著房子的倒影,泛黃的楊樹在晨風中搖曳,灑下一片發亮的水珠。這里的維多利亞木屋風格相近,都有同樣的尖頂、凸窻、門廊和鑲嵌彩色玻璃。


房子內部空間比較狹小,用當代的眼光來看,可能不大舒適。不過它有一種特殊的味道,從外部線條的裝飾,到內部壁紙、幃簾和天花板灰坭塑造的講究,都顯露了那一個年代的人,通過風格的塑造美化建築的唯美追求。


喜歡畫老房子的我,沿著金士蘭路順坡而下,在第一路和第二路找到了可以入畫的題材。


  畫老房子不僅僅是畫一幢木材磚瓦構成的物體,因為這些東西本身并無生命力。須運用你的想象力,探究它所屬的那個時代的人文,老房子就是一種精神特徵。曾經住在里面的人、房子的主人,早已不在了,但他們生活的記憶、情感的糾結跟這所房子一起留下來,而且影響了今天的我們。


  拆老房子也許能賺錢,但毀了後代的歷史記憶。在每平方公里僅有18個人的紐西蘭尤甚,簡直是罪過。


   我畫老房子的目的之一,就是留住時光印象,記錄紐西蘭人的生活。


  沿著傾斜的第二路走到中央路,見到地標之一波特蘭大樓,就回到了金士蘭主街。


  金士蘭代表紐西蘭特有的一種美:很小,精巧雅緻,低調,帶點与世無爭的滿不在乎。


  前兩年英國的《Time Out 金士蘭評為世界上最酷的街區之一,名列43名。

  評審們將這個街區描述為「以當地一切為中心」,他們很喜歡小型獨立商店和餐館,覺得這些商店和餐館取代了華麗的特許經營店很有特色。


除了美麗的歷史建築和精品店之外,食物和飲料也是一大亮點。


Time Out》的條目寫道:「金斯蘭不拘一格的美食場景是首屈一指的。」該條目讚揚了家庭經營餐廳的各種美食。

精釀啤酒廠 Urbanaut Brewing Co 以及 Atomic Coffee Roasters  Portland Public House 都受到了青睞,在那裡您可以「欣賞奧克蘭最好的當地樂團的表演」。


評審們覺得靠近伊甸球场的地理位置「抵消了金士蘭普遍的波西米亞氛圍」,因為該街區經常充滿活躍的體育支持者、音樂迷和參觀展覽觀眾。


當評審們被要求建議如何在金士蘭度過「完美的一天」時,他們建議選擇每月的第三個星期六,當天金士蘭舉辦當地的工藝品市場。然後,他們提議在 Garage Project  Cellar Door  Phil's Kitchen 品嚐一些美酒。


雖然《Time Out》的評選讓金士蘭揚名世界,但一些紐西蘭人高興之餘又心有不甘,紛紛指出本地有其它地方遠勝於金士蘭而被忽略。


不可否認,金士蘭有完好的歷史建築、時髦的街頭藝術、奇特的商店和各種適合全天營業的餐飲場所。她豐富的歷史也是奧克蘭這座城市最核心的一部份。


評選由人來進行,難免各有所好,人言人殊。喜歡就好,何必計較這多。


三年前畫過一張金士蘭街景,畫廊老板去年將它賣給了一位在那里開業的律師朋友。這次我找到了不同的角度來作另外一張畫。


疫情前在「金士蘭交際」喝過一杯咖啡,跟華裔老板有過交談。這次去遠遠望見店還開著,只是不知生意是否易手。經過那場嚴酷的瘟疫,很多地方人事全非了。能存活下來,本身就是莫大幸事,只惜今人善忘,醉生夢死,不識感恩。


近中午了,天忽晴忽雨,風也有了些寒意。收起畫具,想在「烏木」(UMU}吃夏威夷披薩,只惜假日休業。窺見店內疊起的檯凳間有座火箭彈頭造型的烤爐。唔,這種傳統方法泡制出來的披薩味道應該會很好。


不過斜對面的酒吧周六供應「一蚊雞」。當然不是老香港塘西風月的「一蚊雞」。而是份量不少的一碟炸雞翼真的只收壹紐幣。條件是吃這麼便宜的雞就要喝啤酒。


這個周六相約結伴舊地重遊,披薩、啤酒加「一蚊雞」,把盞閑談以消永畫。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