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页 首页 华页专栏 紐轉乾坤 查看内容

「紐轉乾坤」春暖花開戰爭來

2022-10-5 00:07| 发布者: mpeditor| 查看: 407| 评论: 0

摘要: 仲春十月的奧克蘭,處處櫻花盛開。一個濕冷而有薄霧的星期天,剛剛參加完主日崇拜,与一位長者分享師母的生日蛋糕,將近九十歲的他突然問我:「是不是又要打仗了?」 老人家在家中靜養經年,清心寡慾,早已不問世事 ...

  仲春十月的奧克蘭,處處櫻花盛開。一個濕冷而有薄霧的星期天,剛剛參加完主日崇拜,与一位長者分享師母的生日蛋糕,將近九十歲的他突然問我:「是不是又要打仗了?

  老人家在家中靜養經年,清心寡慾,早已不問世事,想不到普丁的核威脅還是驚動了他,也引起他的耽憂。

  我告訴這位慈眉善目的長者,戰爭就是暴力,這一殘忍的基因自古迄今存在於我們身上

近期卫报杂志封面畫普丁孤注一掷。华页照片

一些科學家將暴力与戰爭追溯至人類和黑猩猩的共同祖先,從遺傳學角度而言黑猩猩是我們的近親。研究人員在非洲觀察到,來自同一群體的雄性黑猩猩一起巡守他們的地盤,如果遇到來自另一群體的黑猩猩,便會毆打他,並往往直到打死為止。

哈佛大學人類學家理查·蘭厄姆(Richard rangham)報告說,黑猩猩群體之間的暴力造成的死亡率與漁獵時期的人類死亡率近似。他說:「類似黑猩猩之間的那種暴力存在於人類戰爭之先,並為人類戰爭鋪平了道路。在500萬年持續不斷的廝殺之後人類依然能夠存在實在令人驚奇。」

图片

这是8月23日在马里乌波尔拍摄的被战火轰炸建筑。新华社照片

所以在自然選擇過程中佔優勢的是包括人類在內的有暴力侵犯傾向的雄性靈長類動物。生活在亞馬遜雨林中的一夫多妻部落雅諾馬米人(Yanomamo) ,來自不同村落的雅諾馬米男子經常發動致命的襲擊和反襲擊。男性殺手擁有的妻子和孩子的數目一般比從未行兇謀殺的人的妻子和孩子分別多一倍和兩倍。

  現在的人比大猩猩進化了,也不再象叢林里的雅諾馬米人為搶奪女人而戰。但仍然有人為了爭奪土地和資源,籍口保障自身安全發動戰爭,像大猩猩一樣把別人弄死,只是不用爪子牙齒和棍棒長矛,用導彈和無人機精準打擊而已。

  甚至巷口街童之間為了一點小事也可能從相罵演變成打鬥,往往以鼻青眼腫收場。

  即使是同枕共眠的夫妻踫到感情不忠金錢問題,交涉無果就會發生家暴

  而政治集團權力之爭往往是通過暗殺軍變內戰完成。

  所以有歷史學者說「戰爭制造國家,國家制造戰爭」。

  兩次世界大戰都是國与國挑起的,消停了77年,如今第三次世界大戰很可能又因某國与某國的衝突一觸即發。

  國際社會一旦失去秩序回歸叢林,各國放下友善理性的面具,露出獠牙利爪獸性大發相互撕殺,首先遭殃的就是我們這些平民。看看烏克蘭滿目蒼夷的廢墟,那些被兩千度白磷彈燒穿骨頭的人民,萬人冢雙手反綁的屍山……你就知道自己永遠都是「不惜一切代價」中的那個「代價」。

图片

这是8月4日拍摄的扎波罗热核电站。新华社照片

  令我吃驚的不是普丁的核威脋,而是一些人對核戰即至的雀躍歡呼,他們竟然對人類面臨的終亟毀滅感到亢奮。就象高爾基在他那篇「海燕」中高喊的那樣:「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喊這豪言壯語的人,一般都只希望別人是那隻海燕,而自己卻遠離暴風雨,并且越遠越好。他們根本不知道戰爭有多殘酷,更沒有意識到熱核戰爭能夠毀滅地球N次。

  所有沉迷崇尚暴力的人,內心都欠缺基本的人性,沒有憐憫同情,并且以傷害和折磨他人為樂。他們跟五百萬年前的大猩猩沒有甚麼不同。

余生也晚,不曾經歷真正的戰爭。但半個多世紀前也捲入過一場「內戰」。1967年7月深夜,我隨隊馳援位於廣州惠福路受到對立派別武裝攻佔的餅乾厰,馬路對面掃來第一輪輕機槍,我身旁的七中學生任益民身中五槍立即倒地。我抱起他狂奔上車趕往醫院,醫生直接切開他的胸膛按摩停止跳動的心臟,這個17歲的孩子就死在我懷里。次日小任的父母出現,撫屍痛哭,失去唯一的愛兒,他們此生都不會再真心快樂!

就在那一刻,我猛然醒悟過來了。生命是多麼脆弱,活蹦亂跳的一個人彈指間就象折斷脖子的小鳥不复還魂。統治者總是通過挑動人与人相互仇恨,相互殘殺來擴張野心、鞏固強權。任何口號宣召無論看上去有多高尚偉大,最終都很有可能是為了實現某人或某些人的企圖与野心。

犧牲的是無辜的你,得益的是無恥的他!

當然,一旦面對黑暗惡勢力的恐嚇脅迫或侵略,為了保護捍衛美好的東西,我們也會不得不訴諸於武力。毀家紓難,甚至為國捐軀。

這樣的事情最好不要發生,核戰烏雲一旦密佈全球,日月無光的核冬天降臨,我們就永遠等不到春暖花開這一天的到來。因為這將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戰爭,玉石俱焚同歸於盡的戰爭。

所以,要反對制止戰爭,切不可歌頌和挑起戰爭!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