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页 首页 华页专栏 紐轉乾坤 查看内容

「紐轉乾坤」天上掉餡餅

2022-8-3 22:4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07| 评论: 0

摘要: 除了目前居住在境內的人,最近一些離開紐西蘭很久也很遠的人,莫名其妙發現自己銀行帳戶上多了一筆錢。從印度到歐洲,許多海外紐西蘭人接到了天上掉下的餡餅。 發給個人的錢不是很多,只有116.17紐元,但陸續還會再 ...

  除了目前居住在境內的人,最近一些離開紐西蘭很久也很遠的人,莫名其妙發現自己銀行帳戶上多了一筆錢。從印度到歐洲,許多海外紐西蘭人接到了天上掉下的餡餅。

图片


  發給個人的錢不是很多,只有116.17紐元,但陸續還會再付兩次,總共350紐元。分三個月發放,平均每週27元,屬於一種短期生活成本補助,估計有210萬人受益。

反對黨起先認為每週27元區區小數,杯水車薪,曾經譏諷為「創可貼」。


但是小數怕長計,這一個「創可貼」價值不菲,要8億1千4百萬。聽說光是發這筆錢就要花掉1千4百萬。

生活成本高漲已經成為公眾關注重點話題,之前政府實行油稅減免与公交半價兩項優惠政策也算得上是及時雨,此舉可圈可點。但這次以七萬元稅前收入以下劃線不分青紅皂白大撒幣的作法,曝露了阿頓總理為政理財的漫不經心与粗枝大葉。在制訂新計劃時匆匆急就,沒有充份考慮和權衡各種事項。


姑勿論這種一刀切的大撒幣有多少實際效果,它起碼有兩個錯誤:一是發給了海外的紐西蘭人,二是可能發給了本來不須要補助的人。

既然由稅務部發放,為何不乾脆直接減稅呢,讓所有年收入七萬以下的人少交350元稅呢?更何況減稅本身對勤奮工作的人就是一種鼓勵,而廣為發錢才會造成更多的依賴或浪費。


說心里話,工黨這件辦得漏洞百出,一點也不俐索。

阿頓總理對此辯解說政府的初衷是盡快讓有須要的人獲得這筆資金,如果要面面俱到,可能時間上就得延誤,受惠的人可能減少。

這不是負責管理一個國家的人的正確回應。

之前的紐西蘭企業与個人工薪補貼,因為申請与發放程序粗糙,被詐欺濫用導致損失巨大,政府為應對疫情籌集的專項資金已經所剩無幾。病毒不斷變異以及新的流行病出現,可能導致疫情持續起伏充滿變數,須要花錢的地方很多很多。

工黨政府這種把捉襟見肘的國家財政當作花園里澆水龍頭四處揮灑的作法,令人膽顫心驚。

紐西蘭工黨的領導人無疑已經年輕化,但是在理政特別是福利改革方面似乎還不如三、四十年前的老政治家。

其中引起不少詬病的是似乎太過傾向於發錢。這只能助長更多的伸手派。


九十年代中期紐西蘭就舉辦過一個名為「超越依賴」的會議(Beyond Dependency Conference),關注焦點是如何使個人脫離對國家的依賴,轉而行使其在市場自由選擇的權利。很清楚地把領取福利視為依賴,換言之,這個會議可以被視為聯合政府在「策略的方向」(Strategic Directions)這份文件中,所力倡的促進市場自由主義的一種宣示。

聯合政府提出「從福利到福祉」(From Welfare to Well-Being)策略。

「福利」被等同為依賴,而「福祉」則被視為達成「物質上的適當、對未來美好的展望、良好的健康、良好的家庭關係、幸福、自尊,以及他人的尊重」。

事實上,這個策略的提出,無非也是反映執政黨致力於貫徹其「個人能在市場自由選擇」的具體做法,同時,它也成為一九九六年討論「減稅與社會政策議案」(Tax Reduction and Social Policy Bill)的重要基礎,此議案的一個主要目的是希望能在工作動機與鼓勵人們自立上有正面的效果。

失業者固然「有權利」領取福利,但也應該負有主動積極求職的「義務」,而國家的責任,則是在政治上設計一套不會妨礙「人們」主動找工作的制度(要強調的是:不只是失業者,而是所有人的工作意願)。當時紐西蘭「從福利到福祉」策略的提出,可說是此一取向的典範之一,執政黨的目的之一是希望能透過此一改革,鼓勵人們的工作動機,並達成其自立的目標。

對於紐西蘭來說,三十年前這些有遠見卓識的政治家提出的政策才是帶來真正改變的良藥妙方。后來的領導者應該坐言起行,一以貫之。

喝白開水的命還拼命喝啤酒,紐西蘭剩下的老本早就經不起揮霍了。可是「食米唔知米貴」的阿頓總理還在玩天上掉餡餅的游戲。

(本文部份內盡參酌「紐西蘭福利与經濟辯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