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页 首页 纽国新闻 查看内容

「奇異誌」高通脹如何收拾 世上沒有免費午餐

2022-7-28 08:34| 发布者: mpeditor| 查看: 1414| 评论: 0|原作者: 楊念

摘要: 當大家在過去10年享受長期低息帶來的好處後,今年突然面對高通脹。紐西蘭最新全年通脹率高達7.3%,是過去32年以來最高。物價飆升已令一般市民吃不消。於是,大家開始找元兇,是誰令高通脹出現?紐西蘭前儲備銀行行長G ...
當大家在過去10年享受長期低息帶來的好處後,今年突然面對高通脹。

紐西蘭最新全年通脹率高達7.3%,是過去32年以來最高。

物價飆升已令一般市民吃不消。

於是,大家開始找元兇,是誰令高通脹出現?

紐西蘭前儲備銀行行長Graeme Wheeler近日發表報告,指包括紐西蘭儲備銀行在內的全球中央銀行「判斷錯誤」,在新冠疫情期間過度減息和大印鈔票,造成現在的高通脹,他們需要承認錯誤。


國家黨已提出對紐西蘭央行在過去兩年的行動進行獨立調查。

國家黨項莊舞劍,矛頭最終當然是指向工黨政府。

下次大家在超級市場結賬時,是否會把高物價怪罪央行行長Adrian Orr呢?

導致今日的高通脹,跟新冠疫情絕對有關。

回帶至2020年3月,新冠仍然未在紐西蘭爆發。

工黨政府決定封關防止病毒進入紐西蘭,同時推出隔離酒店。

當時有經濟師估計失業率會升至一成,屋價大跌。

儲備銀行立即把大量金錢注入金融體系,方法包括大量買債和低息借錢給銀行。

央行買債是量化寬鬆的方法之一,就是大家常說的「印鈔票」。

央行通過購買政府債券,地方政府債券和紐西蘭政府通脹指數債券等,把大量金錢注入金融市場,由於債券價格上升,令債價吸引力遠高於債券利息,因此可以維持低息,同時令投資者把焦點轉移到其他投資工具,如股票和房地產。

這做法可以維持低利率和推高資產價值,令家庭在資產升值後感到較富裕,有助刺激經濟。

有人認為在疫情爆發初期,採取量化寬鬆是合適做法,畢竟在全球金融危機時,各國政府大量印鈔未有引發通脹。

當時政府容許紐西蘭央行動用1000億元買債,央行在花掉540億元後停止買債。

至於央行以官方利率(最低見0.25%)借錢給銀行,在今年7月18日時,共借出126億元。

各銀行可以用這筆錢去提供低息讓貸款人買屋或做生意,但事實上是銀行可以隨意使用這些錢。

有經濟師認為紐西蘭央行把過多便宜資金注入經濟,造成目前的高通脹,但他認為需要問責的是工黨政府,多於央行。

另一經濟師認為央行在疫情初期通過印鈔支持經濟沒有問題,但在疫情受控時仍然繼續印鈔則令經濟過熱。

此外,在爆發新冠疫情初期,很多人擔心屋價會大跌。

結果紐西蘭屋價在爆發新冠疫情最初兩年是顯著上升,屋價去年年底才開始逐步回落,屋價跌幅在今年加大。

屋價上升主因是央行減息。

央行把官方利率由2020年2月的一厘,在3月降至0.25%,甚至表示可能出現負利率。

央行同時放寬其他早前推出的房貸限制。

結果導致大量金錢進入房屋市場,推高屋價和通脹。

另外,疫情變化同時令央行錯失加息時機。

在去年八月時,很多經濟師已看到經濟過熱的勢頭,估計央行會在八月開始加息,但新冠delta病毒株的出現,令政府再次封城,也令央行把加息日子延至10月,而10月時只加息四分一厘。

有經濟師指出,他在去年八月時已認為央行需加息半厘以防止經濟過熱,但央行只是在10月加息四分一厘,錯過適時壓抑通脹的機會。

現在通脹可說是尾大不掉,央行可以如何收拾殘局?

經濟師普遍認為方法只有不斷加息,直至通脹受控。

這也是目前全球央行在使用的方法。

紐西蘭央行在加息之餘,也可以同時出售持有的債券,從「街外」收回更多鈔票,但由於利率顯著上升,央行賣債結果是要賠本。

另一個有效壓抑通脹的方法,是減少支出。

包括政府層面和個人層面。

工黨政府這個「大花筒」已令紐西蘭負債增加,願意在民調低回落下減少支出嗎?

個人層面方面,在高通脹下,已有不少紐人在節衣縮食。

央行行長Adrian Orr近日也承認央行需要為高通脹承擔部分責任,並表示在進行檢討後向政府提交報告。

央行日後能否不再犯同樣錯誤?

實在無從知悉,但世上沒有免費午餐,則是鐵一般的事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图文推荐
闰月惹的祸,多家加油站瘫痪。
闰月惹的祸,多家加油
昨天2月闰月29日,全国各地多家加油站受影响,Allied Petroleum
华页第5722期电子报纸
华页第5722期电子报纸
新聞平台Newshub突然倒下
新聞平台Newshub突然
「奇異誌」假如收看黃昏六點正點新聞的話,筆者近年會收看電視三
基督城公寓昨晚大火三人受伤,其中一人重伤
基督城公寓昨晚大火三
消防和紧急部门表示,防火墙帮助遏制了基督城一套公寓的大火蔓延
“制度辜负了我们”
“制度辜负了我们”
政府在昨天开始拆除毛利卫生局后,被指责将毛利人视为“消耗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