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页 首页 纽国新闻 查看内容

密友回忆以汽车为家失联死者

2022-7-17 05:50| 发布者: mpeditor| 查看: 566| 评论: 0

摘要: 在80年代,Helena Wakefield住在悉尼, 有很多和自己一样喜欢艺术和古典音乐的朋友。据一位朋友透露,她说话声音柔和,精灵,有点玄妙,她们因为是一次婚礼同做伴娘而认识。但当她从澳洲回到家乡新西兰生活的时候,她 ...

在80年代,Helena Wakefield住在悉尼, 有很多和自己一样喜欢艺术和古典音乐的朋友。

据一位朋友透露,她说话声音柔和,精灵,有点玄妙,她们因为是一次婚礼同做伴娘而认识。

但当她从澳洲回到家乡新西兰生活的时候,她告诉朋友们,她要照顾她的母亲。那些朋友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了。

她与澳大利亚籍的兄弟Larry的关系很紧张。在2019年母亲去世后,Helena拒绝离开Remuera的家,随后她的兄弟成功地向高等法院提出驱逐她,房产就这样被出售,收益两人平分。

Helena Wakefield一直住在她的车里。

她似乎失联,她的兄弟Larry聘请了一位私人调查员试图找到她。

然后,7月7日,在奥克兰市City Mission检查期间,在Vincent Ave附近发现72岁的Helena Wakefield死于她红色的铃木Swift汽车里。尽管奥克兰郊区富裕的居民多次打电话给警方和市议会寻求帮助,担心她无法度过冬天,但她似乎一直住在自己的车里。

随着死亡细节的出现,北岸的女性Bev Calder-Myers意识到,这是她失去很久的朋友,她曾经试图重新联系,但没有结果。

这令人震惊。本来住在同一个城市,应该可以帮上忙。她也很乐意和她联系。她独自死在车里,令她感到非常难过。

失散已久的朋友

Calder-Myers在35年前飞往悉尼参加婚礼后成为了Wakefield的亲密朋友。

她说,Wakefield在三四十岁时有一班好友享受过美好的社交生活。

图片

Bev Calder-Myers (从右边第二个)在婚礼上作为伴娘在一起时遇见了Wakefield (最右边)。

Calder-Myers 说,Wakefield在悉尼兼职按摩师,同时攻读心理学硕士学位。她的朋友说,她入籍成为澳大利亚公民,并想写一本关于家族历史以及如何重温家族历史的书。

Wakefield对艺术非常感兴趣,喜欢逛画廊和参加古典音乐会,并且是活跃社交朋友圈的一员。

她有男朋友,但是没听见有同居关系。"

“她讲话小声,精灵,将她的名字的拼写改为波兰语的拼写“ Halina ”,因为她与波兰方面的关系。

“有一次,Helena诉一个朋友,她要回奥克兰照顾她的母亲,并且没说她不会回来。”

Calder-Myers还记得凌晨1点接到Wakefield的电话说那次婚礼新郎去世的消息。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通电话。"

她说,她在回到新西兰后试图联系Wakefield,但她的朋友中没有人知道她的地址,她猜测Helena 是否结婚了随夫姓。

"或者她是不是生病了"

住在奥克兰郊区Castor Bay,的Calder-Myers说,有一天早上她阅读报纸,看到了她长期失散的朋友的名字。

"我想,'不可能有两个人有这个名字'。我联系了我在悉尼的朋友,他们说,“这听起来像她”。年龄是正确的,她有一个兄弟,我们知道她有一个兄弟。然后一切都对上了号。真的是她。

"这让我感触更深。对任何人来说,这种结局是悲剧,特别是新西兰。"

她说,Wakefield与她的兄弟的关系一直不好,这可能与她照顾他们的母亲,也叫Helena有关。

住在她的车里

自2011年12月起,Wakefield一直与她的母亲住在Remuera的Dempsey St家中。据了解,她是她的全职照顾者。

本周,Larry Wakefield通过其律师表示,Larry和Helena两人没有密切联系,但当她被赶出已故母亲的Remuera家后无法与她联系时,他非常担心,因此他聘请了一名私人调查员来寻找她。

他不知道她是否还在新西兰或返回澳大利亚。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其痛苦的时刻。

他通过他的律师说:“尽管作出了种种努力,私人调查员还是未能在上周去世之前找到Helena。”

“我不明白,在当地居民表达了关切并提醒当局之后,为什么直到现在才采取任何行动。”

图片

警方调查St Vincent Ave现场发现Helena Wakefile死于这辆红色铃木Swift车。

奥克兰市议会正在进行审查,因为工作人员错误地将Helena归类为自由露营者。

市政府中/东社区服务委员会负责人 Kevin Marriott 表示:“出于对她最近悲伤逝世的尊重,我们目前无法发表评论。”

Wakefield自3月以来一直住在另一条Remuera街的车里,那里的居民说,车子保存得很好,他们只是在看到她从车内擦拭车窗时才意识到她住在车内,因为车内积聚了雾气。

St Vincent Ave 居民 Sarah Miller 表示,她一再联系奥克兰市议会和警方,询问这名无家可归妇女的困境。

她说,听到Wakefield被迫离开离她最后住在车里的地方很近的房子时,她感到“极度悲伤”。

她很明显的留恋着这个地方。"市议会需要做得更好,”Miller说。

"想到她在我们街上之前可能去过哪里,实在是太可怕了"

子女官司

Larry说,当他们的母亲在2019年5月去世时,她的财产不得不被出售,收益分给子女。

2021年2月17日,Larry提起法律诉讼后被授予遗产的唯一执行人。

图片

Wakefield母亲的住家

他的姐妹于2021年12月离开住房。

“当她搬离该物业时,Helena被提议获得六个月的租金,为她提供酒店住宿,直到她获得她的一半受益。但是她没有接受这些提议。"

根据他们母亲2008年的遗嘱,这个120万元的财产是继承给Helena和她的兄弟的。

Helena jnr还被法庭指示从她分得的遗产中支付21,842元,作为不必要的"追索申请的时间和费用"。

验尸官正在调查这起死亡事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图文推荐
新西兰总理今天启程访问东南亚
新西兰总理今天启程访
“我将全力以赴,” Luxon在接受采访时预告他在澳大利亚以外的首
网球——比利·简·金杯:中国胜新西兰
网球——比利·简·金
4月11日,新西兰队选手孙璐璐在单打比赛中回球。她0比2不敌中国
房屋市场平坦
房屋市场平坦
最新的QV房价指数显示,在2024年第一季度,在新西兰大部分地区的
华页第5728期电子报纸
华页第5728期电子报纸
大屋搬細屋(尋覓中)
大屋搬細屋(尋覓中)
「奇異誌」近日不停看全新或半新的公寓單位,原因是考慮大屋搬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