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页 首页 华页专栏 紐轉乾坤 查看内容

「紐轉乾坤」歷史的回甘

2022-9-22 04:09| 发布者: mpeditor| 查看: 457| 评论: 0|原作者: 南太井蛙

摘要: 在陶馬魯努伊(Taumarunui)轉入「被遺忘的世界」公路,草地和牛羊還有農舍逐漸為茂密森林取代,優雅的農舍和剪修齊整的樹籬消失了,四周一片亘古的寂寥荒涼,有點詭異但直教人感受到出塵的心曠神怡。計算了一下,途 ...

在陶馬魯努伊(Taumarunui)轉入「被遺忘的世界」公路,草地和牛羊還有農舍逐漸為茂密森林取代,優雅的農舍和剪修齊整的樹籬消失了,四周一片亘古的寂寥荒涼,有點詭異但直教人感受到出塵的心曠神怡。計算了一下,途中与另一輛車相遇的機率,大約是每小時兩到三輛

眼前只有一條曲折蜿蜒的山路,偶爾見到谷中深澗激流奔騰,陽光在水波上化著金星朵朵,伴著水花翩翩起舞。

每經這片北島唯一的人煙罕見之地,都有不同感受。

此次在Tāngarākau 峽谷見到了約書亞.摩根的墓塚

1893年,這位35歲的測量員患了腹膜炎,他的兩位工人穿越叢林步行往50公里的Urenui向醫生求助,但藥物似乎無助摩根病情好轉。另一位工人再次冒雨出發求助,等到他返回時,摩根已經回天乏術。年輕的摩根遺下妻子安妮和一個女兒。

摩根被安葬在峽谷山澗旁他死去的地方。遺孀安妮為其守寡60年,才与心愛的丈夫相聚,同穴共眠。

使用摩根標記的路線,通往旺加莫莫納的道路於 1895 年開通。也正是我們現在所使的這條道路。

紐西蘭人視這位平凡無奇的測量員為開通這條公路艱巨工程的先驅,保存了他的日記。通過瀏覽這些文字,可以一窺摩根對當地多變天氣的關注,以及管理家庭財政收支的認真

約書亞.摩根的墓塚

這個一百三十年前的故事一直在我腦際縈繞,揮之不去。使我深刻領悟,移居一地之後,瞭解与尊重在地歷史文化有多重要。

摩根還令我想起另一個人:周祥。他的年齡和創業都比摩根要早得多。早在摩根測量的道路未開通前,這位矮胖的華人就往返塔納拉基到奧克蘭附近的普霍伊之間,尋找与收購白背黑木耳。有資料顯示,他出口了30萬英鎊的木耳。

他在乳品事業方面頗有建樹,在但尼丁(1889-1890 年)的紐西蘭展覽會上,他獲得了最佳黃油一等獎,當時會場特意懸掛了中國國旗。

直到1891年,周祥的工廠仍然享有“殖民地乳品業首屈一指”的美譽。周祥在塔拉納基地區的New Plymouth、Inglewood、Eltham等城鎮建立乳品工廠与商店。他發明了牛油分離機,創造了畜牧乳品合作社模式。當時不少歐裔農場主曾得到他相助。周祥只跟他們握一下手就借錢給這些人,但很多人從此再也沒有還錢。

就在摩根去世的同一年,1893 年,周祥龐大商業帝國在激烈的競爭中以驚人的速度分崩離析,真正的原因至今仍然是未解之謎。

周祥首先被迫賣掉自己最重要的Mangatoki 乳品工廠,隨後在 Eltham 商店也於 1900 年被燒毀。

1901年周祥關閉了自己最後的Jubilee 工廠,在新普利茅斯退休養老。

直到1910年,85 位當地有名的公民才向他贈送感謝狀。表彰他通過木耳出口貿易使「許多家庭免於貧困」,贊揚在塔拉納基乳品製造業中的表率作用。

1996年6月首相金柏格朗讀褒揚狀,宣告本年度六位「曾對紐西蘭某項產業有傑出貢獻,並改善全國生活水準」的企業家,被遴選進入紐西蘭「名人錄」。其中最受矚目的,就是已經離世多年的周祥。他被譽為塔拉納基甚至是紐西蘭乳品製造業的先驅。

周祥

周祥的勤奮与智慧,善良与慷慨終於得到肯定和回報。

塔納拉基地區甚至整個紐西蘭的奶油工業,都是周祥首先創發的,他率先引進加工設備、先進技術,把奶油从農民手工生產提昇到工廠專業制造領域,制出優質奶油并將紐西蘭乳制品推向世界。

  他還以土地與擁有乳牛的農民合作,分享利潤,這一合作模式一直沿用到今天,并且誕生了全球最大的乳業巨擘「恒天然」。

图片


  在塔納拉基的New Plymouth,周祥的事跡被永久保存在博物館里。在這個賴畜牧業乳制品為生的國家,周祥的貢獻卓著非凡。

前幾年塔拉納基還特地釀製了一款「周祥啤酒」(Chew Chong Saison),他的八十五歲的孫子布蘭(Brian),五十三歲的曾孫、區議員Murray以及二十二歲的重孫女Phoebe都應邀試飲這款據稱可以品出「夏天的味道」的新酒。

在Eltham近郊,我走進一座乳品工場的廢墟,在愛格蒙山皚皚白雪映襯下,塌陷的鐵皮屋頂,黑色的頹壁殘垣,還有那高聳入雲不再冒煙的煙烟囱顯得格外陰森荒涼……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周祥留下的遺址,但在這里彷彿隱約可聞周祥的餘韻歷時一個多世紀仍在縈繞迴響。

紐西蘭人沒有忘記周祥,將他視為歷史的一部份。而我們呢,又有多少人知曉或是記得這位先僑?!

沒有他們當年乘桴渡海、篳路籃褸,何來今日余等之富裕豐足、物阜民熙。

在摩根測繪標出并且葬身的大路上,同行的是周祥穿越山林孤獨的身影,留下的是先人風雨前行的足印,還留下了他們的堅忍、勇氣和對美好生活的追求。

在前人餘蔭下納涼的我們,怎麼可以忘記這一點。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