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页 首页 华页专栏 紐轉乾坤 查看内容

明月不知君已去

2023-9-27 06:43| 发布者: mpeditor| 查看: 1092| 评论: 0|原作者: 南太井蛙

摘要: ​又是中秋,奧克蘭的春夜多雲有風,見不到如銀月色,賞月的事作罷了。兒子回家來陪我過節,似乎有些話想同他講,但又無從說起,只談了些瑣事,他就要離開了。父子相擁道別,感覺得出懷中兒子久經鍛煉強健的肌肉充滿 ...

​[紐轉乾坤]

又是中秋,奧克蘭的春夜多雲有風,見不到如銀月色,賞月的事作罷了。 

兒子回家來陪我過節,似乎有些話想同他講,但又無從說起,只談了些瑣事,他就要離開了。父子相擁道別,感覺得出懷中兒子久經鍛煉強健的肌肉充滿力量,怔怔目送他大步跨入茫茫夜色之中,突然想起五十年前的那一個中秋之夜。

1973年的廣州,窗外盛開的白蘭在險峻蕭殺的空氣中暗送馨香芬芳。其他家人散落各地未能回家,只有我和父親在空蕩蕩的家中將陋就簡過節。下班後我在「趣香餅家」用月餅票買了一隻五仁月餅。每人每年只得一張月餅票,弄丟了這張指甲般大小的小紙片,中秋節就吃不上月餅了。

父親從單位食堂帶回來四隻菜包子,父子倆對坐喝一口白開水,咬一口茶包,吃了一頓節日晚餐。父親正襟危坐十分專注,彷彿在享用法國大餐,端起劣質搪瓷缸的手勢就像拿著晶瑩通透的香檳酒杯。他一向講究禮儀表,一條穿舊了的藍布長褲,睡前也要疊得整整齊齊置於枕下,期許壓出一道「褲線」,明早能夠體面地穿出去上班。

曾經那般俊美偉岸的他經歴多年的磨難,未至花甲已不堪高壓重荷背駝腰彎。都活成這樣了還窮講究,很難說是自尊的習慣,抑或屬於一種精神的反抗。

我還記得母親前幾年深夜從家中被抓捕時,鎮靜自若地用雙手十指梳攏又黑又軟的頭髮,整理好一身藍布幹部服,昂首步出家門。姿態儀容跟電影里的江姐勇赴刑場一模一樣。足見胸有正氣之人臨危不亂的應對均大同小異。

母親帶著剛滿16歲的小妹被送進粵北深山一處叫李洞的小村,離最近的縣城有八小時路程。父親談起去探視的情景,從縣城順著一條電話線,走了幾小時山道,經過之處都有「鬼見愁」和「一線天」之名。半路遙見一黑影端坐山邊石上,父親以為終於遇到了人,原來才發現是深山老林里的狗熊。

飯後父子倆邊走邊談,去看了一場朝鮮電影「賣花姑娘」,作為過節的餘興消遣。

這部片子上映足有年餘,仍然場場滿座。且場場人人痛哭,究竟為銀幕上淒慘的花妮、順姬痛哭,還是為自身的寃屈苦難痛哭,只有天曉得。反正我覺得在不到兩個小時的黑暗里,跟這麼多人一起放聲痛哭,將心頭壓抑的不平悲屈全部釋出,於我而言絕對是一種控訴式的徹底解放!

我已看過兩遍,當晚還是哭了!但身邊的父親沒有一滴眼淚,他心里怎麼想的,我不知道。我只能猜忖,他的眼淚可能早就流乾了。

散場後一輪明月高懸銀漢碧空,月色靜美,花香襲人。白雲珠水的秋夜,可是從來就對渺小的人類興風作浪視若不見,只顧散發它浪漫而熱情的南國風情迷倒眾生。

父親買了兩根紅豆雪條,跟我沿著白蘭花開的農林下路,踏著斑駁月色邊吃邊談信步回家。

盡管我再三追問,父親對自己這些年來時而現身時而消失的因由,在外面的經歷,特別是近幾年的遭遇絕口不提。

他只告訴我,組織上找過他,讓他与我母親離婚。理由是母親和小妹可能永遠也回不了廣州。

  「我絕對不會這樣對你母親」父親轉過頭來正視我驚恐疑慮的眼睛堅定地表示。 

「我若是離開你母親,她肯定活不下去!而且你妹妹還小,耽在山村里怎麼過一輩子?」父親兩道花白的劍眉痛苦地擰到了一起。

「你和母親都別擔心,讓我來想辦法」我告訴父親自己已經有了偷渡的計劃,而且正在「練兵」,隔天就到珠江長游十數公里。他沒有像往常一樣立刻反對我魯莾的輕舉妄動,保持沉默,等我繼續講述完整個計劃。

  我很清楚,這一決定深深震撼了父親,他知道我不達目標決不罷休的倔強。完全明白從此無法讓我打消這一危險的念頭。 

我向父親表白,我只追求一樣東西,那就是自由!我要對自己的命運作出抉擇,絕不受任何力量的支配。 

  父親無言地輕輕拍拍我肩膀,沒有跟我繼續討論下去。他擔心如此危險的話題,即使至親骨肉之間再談下去會招致殺身之禍。 

  回家後父子分享那隻五仁月餅,又喝了幾杯白開水,便在漫溢進屋來的月色中睡去。睡意朦朧中聽見父親在硬板床上輾轉反側之聲不絕。 

次日醒來只見桌上擺著一角父親省下給我的月餅,旁邊還有一杯白開水。 

………… 

在我成為他的兒子的幾十年里,這是父子倆最推心置腹的第一次長談,也是唯一的長談。

  他就像一隻遍體鱗傷羽落翅折的大鳥獨自飛走了…….. 因為父親太愛我了,寧肯默默承受所有的苦難,并且帶著這些秘密離開這個美麗而令人留戀的世界,也不想在我心中留下任何怨懣与遺憾,更不願意我把這些故事寫出來公諸於世。 

  彈指間五十年過去,世界的一切都已改變甚至傾覆,父親若還在生,是應該開心還是憂心呢? 

  在這個無月的中秋,我多想跟自己的兒子也有一次長談,兩個男人之間推心置腹的長談。我會把一切的一切都告訴他,讓他感受到我心中這一團火,從年青時代燃燒到今天,這團火從未熄滅過! 

父親不敢相信光明終究會刺穿黑暗,但是我一直堅定相信,皆因刺穿黑暗的光明,來自心中炯照古今的這團火。

我們現今享有的自由与快樂、幸福的生活都是這團火所照亮的。

 祝各位中秋快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