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 厌烦逼婚的你,可能已经是日本的“SOLO”族

时事新闻
日期:2019-02-08     来源: 腾讯网     阅读:3296

导语:父母逼婚这件事,在日本也同样是存在的。

撰文/唐辛子,旅日华人作家

过年了,上国内的各大网络社区看了看,发现各种“春节逼婚自救指南”又出场了。微信朋友圈里,也有朋友问:不知道日本年轻人过年回家,是不是也跟中国一样,会被父母逼婚?

首先,我觉得“逼婚”在这里应该是个形容词,而不是动词。如果父母小心翼翼地提一句“也该考虑终身大事了吧”也算是逼婚的话,那么,父母逼婚这件事,在日本也同样是存在的。并且,有时间若去日本的各大网络社区搜索了一下,同样会出来一大串“逼婚自救指南”,例如:

“如何坚定智慧地让催你结婚的父母闭嘴?”

“该如何回答父母催婚?绝不发生争执的三大借口”

“回家探亲,让张口说“早点结婚”的父母闭嘴之六大法宝”

“‘还没结婚?’——对付亲戚各种催婚凌霸的解毒武器”

……

还有很多很多,就不一一翻译过来了。至于日本年轻人都用些什么招数对付父母逼婚,这儿也不详细介绍了。因为我打开那些链接看了看,大部分都是如何博取父母同情啦、如何让父母死心不再问啦……等等之类的语言技巧,跟国内租个男朋友借个女朋友回家的高端谋略相比,只能算作雕虫小技。而且,我甚至还在某个日本网络社区里,看到有人翻译了中国年轻人的“逼婚自救指南”在自主性参考学习的。

为什么年轻人对结婚生子这件事,越来越提不起精神了?在日本,长辈们总会想当然地首先归罪于经济问题(估计中国也是如此):例如当下在中国也非常流行的各种说法:关于日本消费降级的“下流社会”、失去追求的“低欲望社会”,年轻人变得草食系和佛系……,这些说法,最终都将问题归结为经济疲软带来的年轻层贫困。

但这种说法,都是一种“长者视角”。作为一个高龄少子大国,日本的政治,也是一种“高龄政治”。拥有话语权并负责制定各种国家政策规划的,基本上都是满头华发的长辈们,年轻人很少说话或者很少能说得上话。例如日本政府最近出台的一个新政策——“幼儿园无偿化”,就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下被通过决定的。

现在,在日本生孩子可以得到与出产费相差无几的一次性补贴,生孩子几乎接近免费,再加上九年免费的义务教育,和即将实行的“幼儿园无偿化”,任何一个合法出生在日本的孩子,不问国籍,从出生到上幼儿园到九年义务教育,费用几乎都由日本政府给包办了。而且,2020年开始,日本政府对家庭困难的学生,还将免除大学学费,并予以一定的生活补贴。再穷不能穷教育,再缺不能缺孩子,为了摆脱高龄少子化困境,日本政府也真算是绞尽脑汁了。

日本的中高龄政治家们,认为通过这种为经济解压的方式,就能令年轻人对于结婚生子这件事,变得热爱起来。在我看来,他们的这种做法,跟“中国式逼婚”的父母们的做法很有些异曲同工:家里房子车子结婚费用全给子女准备好,钱方面都不用操心,就等着子女们洞房之后抱孙子。一般来说,出于中国式孝道,也出于经济上的考虑,不少子女都会放弃个性,在结婚生娃这件事上,率先与父母实现和解。

但作为一种国家行为,日本的年轻人对于政府推出的各种免费政策似乎并不买账。毕竟他们不用对政府尽孝心,而且多年来佛系得久了,免费送钱也不见得能令年轻人动心。因为就在日本政府宣布“幼儿园无偿化”不久,日本的NHK也公布了他们每隔五年实施一次的“日本人的意识”调查结果。在“日本人的婚姻观”一栏,68%的日本年轻人认为“人的一生未必一定要结婚”,60%的年轻人表示“即使结婚,也未必一定要生孩子”。

即使国家愿意出钱,为什么还是有近七成的年轻人对结婚不积极?六成的年轻人对生孩子没兴趣?日媒为此专门采访了一部分年轻人,得到的回答令人大跌眼镜。一个很具代表性的回答,是这样的:

“一想到工作下班后,精疲力竭地回到家里,结果却发现家里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人,而且还不是一天,而是每天下班回到家都要看到另外一张脸,下班回到家还不能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呆着,这无法接受啊!”——怕失去自由,所以不愿意结婚。

另一个很具代表性的回答,是这样的:

“因为结了婚,总是免不了要考虑生孩子。生孩子——这是多么危险的事啊!万一孩子调皮,在铁轨上放块石头,给人添麻烦,该怎么办?万一孩子在学校和幼儿园欺负其他小朋友,又或者是被其他小朋友欺负,又该怎么办?这些事想想就很麻烦。”——麻烦,所以不愿意结婚。又或者即使结婚,也不想要孩子。

当然,还有更奇葩的理由,这是我自己亲耳听到的——一位可爱的日本女生说:“一想到未来的男朋友,折叠袜子的方式会跟自己不一样,就失去了结婚的勇气呢!”

怕失去自由、怕麻烦、对生活细节过讲究(怕对方折叠袜子的方式跟自己不一样)——这就是当下不少日本年轻人不愿意结婚的理由。这一类年轻人,在日本被称为“SOLO男”或者是“SOLO女”——这二个词,是近两年刚刚在日本出现的一个新词。

SOLO,源于意大利语。在音乐方面是指“独唱、独奏、独演”。例如:以“一个人”为单位进行演唱活动的歌手,就叫SOLO歌手。显而易见,SOLO男和SOLO女,都是指不愿意结婚的独身主义者。但他们又不同于“啃老族”“御宅族”这一类的独身者。

SOLO男和SOLO女,是一群看重“自立·自由·自给”价值观的男女。除了前面言及的“怕失去自由、怕麻烦、对生活细节过讲究”这三个特征外,SOLO男女的其他特征是:

经济独立、凡事有主张、对生活有自己的见解,极为看重个人独立的生活空间,时间和钱,都只愿意花在自己身上,决不为他人言行所左右。SOLO男女都很享受一个人独处的时光,内心强大到不需要朋友,但他们并不会因此跟社会格格不入,其中不少还是社交达人,很擅长与外界保持适当联系。

日本“博报堂”从2014年开始设立“SOLO活动系男子研究项目”,着手对于日本的“SOLO男”开展调查研究。并且在2016年又追加了“SOLO女”的研究项目,发现日本的SOLO女与SOLO男的特征十分相似,是一个巨大的潜在群体。负责这个研究项目的独身研究家荒川和久,二年前还将他的研究结果汇集成了一本书,书名叫《超SOLO社会:“独身大国·日本”的冲击》。

在这本书里,荒川和久根据他的研究数据,推测在十多年后将要到来的2035年,日本总人口中,将有一半人以上独身,再加上未婚化、非婚化、离婚率上升以及丧偶,日本将进入到独身大国的SOLO社会。为此,荒川和久在书中呼吁说:与高龄少子化相比,SOLO男女的大面积社会化,才是日本需要面对的课题。

那么,这种“SOLO化”产生的原因是什么?是因为年轻人的贫困?因为年轻人的低欲望?显而易见,绝对不是因为经济问题。因为SOLO男女们个个都能自食其力。而且,查阅日本的国势力调查数据可以发现:从1920年开始到1990年,日本人一生不结婚的比率,都维持在5%以下。过去的日本虽然有过经济成长高峰,但战前战后也曾物质极度贫瘠,可这些并没有影响日本人结婚成家。而且,至今为止日本人生孩子最多的年代是在1947-1949年这三年。这三年是日本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大繁殖时代,短短三年时间,日本出生婴儿的总人数,合计起来超过806万人。而这三年,也是日本战败之后最穷的几年。

由此可见,经济问题,并不是造成日本年轻人不愿意结婚生子的主要问题。真正的核心的问题,是意识问题。是年轻人的生活意识与消费意识发生了改变。例如前面例举的“怕失去自由”“怕麻烦”——这些都是很抽象的、很概念的意识问题。经济问题基本上都是很具体的、很实际的。具体而实际的问题,只要能找到对策,都是可以解决的。但意识问题是归属于价值观的,一个人的价值观一旦形成,通常很难改变。例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生富裕家庭,又是一国首相,安倍夫人也是大资本家千金,他的家庭,应该是完全没有经济压力的吧,但安倍虽然拼命鼓励日本国民生孩子,可他自己和安倍夫人之间却是没有孩子的。所以说,愿不愿意生孩子或者愿不愿意结婚,跟经济压力虽然会有关系,但个人意识,也就是一个人的价值观,才是真正的核心原因。

通常,在中国,因为土地面积辽阔,南北差异、城乡差距……等等原因,同一件事,人们的观念意识会不一样。可以说:中国人的观念意识差距,基本上是“地域意识差距”,时间,对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影响并不大。这一点,去看看百年前中国人的言行,再对比现在,就知道了;而日本的话,国土尺寸大小刚刚好,加上近百年来义务教育的平等普及、以及交通干线的极度发达,日本的地域隔阂城乡差距是相当小的。换言之,日本人的意识差距,跟中国正好相反,地域意识差距并不大,反而是“时代意识差距”拉开得比较大。尤其是近百年来,日本经历了明治、大正、昭和、平成这四个时代,每个时代的日本人,其核心价值观都是不一样的。网络上有一句很流行的总结能说明问题:

“明治养士,大正养国,昭和养鬼,平成养豚”。

明治时代武士道精神为世界瞩目、大正时代百花齐放算得上是日本的文艺复兴、昭和时代不问男女不分年龄全民都愿意为了天皇去死、而平成时代,武士道精神被遗弃、也无人再愿意为国家为天皇去死,平成男女们活成了“腐女、宅男、草食系、佛系”——合起来被统称为“平成废物”。

但平成真的就盛产废物吗?如果从国家主义集体主义的角度去看,似乎的确如此。但若从个人主义角度去看,却未必如此。即将结束的平成时代走过了三十年,这三十年中,日本人的价值观,完成了从“群体”向“个体”的转移。公司不景气会被炒鱿鱼,夫妻不和会离婚——年轻一代,不仅仅对“公司”这样的社会共同体失去了信任,甚至对“婚姻”这样的家庭共同体也失去了热情,加上大部分人从小所接受的““自立·自由·自给”价值观教育,令他们更相信自己。被称为“废物”的平成一代,很可能是日本历史上最有个性的一代——他们像是掌握了“无为大法”的一代人,看似无所作为,但他们都在安安静静地活成自己,对周遭的一切都不以为意。

曾经的日本社会,是全民皆婚的家庭共同体社会。当时日本人的婚姻观,认为“结婚是人生当中理所当然的事”。这跟不管是不是肚饿,一日三餐到时间都要按时吃饭才是良好生活习惯的认识差不多。而平成时代的日本人,在这方面的观念意识,明显发生了很大转变:如果不饿,当然不必餐餐进食,以免造成消化不良甚至体型肥胖;同样地,如果自己一个人就可以生活得很好,当然也不必结婚。以免每天回家要看到另一张脸,时刻要顾忌另一个人的情绪,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不自由。

而且,根据“博报堂”的研究调查显示:日本社会的这种“SOLO化”,还不仅仅只限于未婚独身者,婚姻内其实也存在着“隐形SOLO”。至于如何判断自己是不是“隐形SOLO”,可以参考对照下面的三条:

·希望没有束缚地自由生活

·即使有家庭,也希望确保一个人渡过的时间

·即使有家庭,也可以不依赖任何人好好活下去

读者朋友们看完这篇文章可以自我对照一下。如果上面三条全部符合要求,那么恭喜你!你已经是个“隐形SOLO”了。因为“SOLO现象”实际上并不仅仅只限于日本,每个国家都有。尤其对于越来越看重个人隐私空间、追求个体自由的现代人而言,很可能每个人都是一名隐形的SOLO。

腾讯新闻-出品

相关新闻

网友点评

查看所有新闻评论,共有0条评论

以上评论内容属于网友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