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雨丨春节回家路上,看火箭少女101小姐姐寻恩送暖补遗憾

时事新闻
日期:2019-02-07     来源: 腾讯网     阅读:3246

导语:通过这样一点点东西,让大家看到生活可能有奇迹。

孟美岐在《回家的礼物》节目中,与张召交谈孟美岐在《回家的礼物》节目中,与张召交谈

一件件春节回家的礼物,打捞起了一段段被春运淹没的中国故事。西安一位60多岁的木工大叔,为自己和老伴打了一张2米长、1.5米宽的床。2018年回家,他将床头背回家。2019年,他背着30多斤重的床板回家过年。

撰文 | 施展萍

编辑 | 许尼

图片 | 《回家的礼物》节目组

张召所想的,不过是给小宇一份来自陌生人的礼物。因此,1月24日晚,当火箭少女101女团成员孟美岐出现时,张召“吓懵了”。车子往小宇家方向开,一路上,张召不住地说:“这孩子真的很可怜。”

此刻,小宇对即将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不久前,张召打电话给小宇父亲,说小宇最近数学成绩不好,他想于今晚家访。小宇局促地坐在沙发上,身上的黑色棉袄有些旧了。

这是一次争分夺秒的送礼行动。当天下午,孟美岐赶到车站时,离她所搭乘的列车开动仅剩5分钟。现在,一些事情发生了。孟美岐拎着几袋礼物,出现在小宇面前。意料之中,小宇很激动,或许还混杂着压抑许久的释放,低声哭了起来。

这个孩子刚刚度过人生的艰难时刻。他的母亲不久前因白血病过世,久病卧床的奶奶也在冬天离开。张召是小宇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在一份关于“回家的礼物”的问卷调查中,他写下自己朴素的愿望:希望小宇能收到一份陌生人寄来的礼物。

他甚至在脑海中构想过小宇收到礼物的场景。“他会猜,这是谁寄给我的呢?是我的爸爸?我的同学?我的老师?我的朋友?没有想到,来了一个真人。”张召说。

那原先是个爱打篮球、踢足球,好呼朋唤友的男孩,张召总能在很远的地方听见他的吆喝声。母亲去世后,小宇连同他的家齐齐黯淡下来。午休后,从课桌缓缓抬起的那张脸上有明显的泪痕。篮球场上,他开始抱着球架发愣。“你在那干什么呢?发什么愣啊?”同学叫他,他就如梦中惊醒般,怯怯地回归队伍。他常常走神,两只手纠结地拧在一起,心事重重的样子。像是什么东西“咔嚓”一声,将他的心房牢牢扣住了。

自母亲住院起,小宇就住进奶奶家。张召去过那儿,如今,那里墙漆脱落,车子变卖,奶奶生前居住的东屋阴暗凋敝,无人接近。小宇独自住在西屋,昏黄的灯光伴随他度过无数个无法安慰的夜晚。

张召和孩子们有个约定。每周上交三篇日记,不想让老师看的部分,就把那几页纸折起来。小宇有不少折角的日记,也有不折的。不折的部分已足够令人心碎。“他写,他跪在那里,看着一群又一群的人在那里哭,他内心就觉得,有什么好哭的。他明明很挣扎很痛苦,可是他表现出来他要特别坚强、特别努力。”张召说。

张召的心愿被《回家的礼物》节目组选中。这是一档聆听礼物的故事、帮助人们完成心愿的大型春节直播节目。两年前,它起源于国外的一则广告:乘客搭乘飞机,落地后,行李传送带上,每个人想要的礼物依次送达。

“越来越多人感叹生活被冲刷着,我们随波逐流。在不断顺流而下的时候,什么东西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我们为这些重要的东西主动做过什么?这是非常重要的。不仅仅是送出礼物,更重要我们在那个时刻能够改变一些什么。”腾讯新闻好雨知时工作室总监金辉说。

故事接连涌入。

在北京,年轻女孩想为曾经参与的校园霸凌行为送出迟到的道歉。上海,一位失去工作的女孩带着为长辈准备的甜点、暖宝宝及一只猫长途跋涉回河南老家。西安火车站,中年男人随身携带两棵樱桃树树枝,打算回老家栽培,让从未品尝过樱桃的父母尝尝。深圳,疲惫的母亲带了61辆小汽车玩具回家,她的孩子3岁了,与她分隔两地,她几乎错过了孩子所有的“第一次”。

“春节对中国人来说是太重要的节日了。春节意味着团圆,意味着旧的结束和新的开始。”节目主持人曾宝仪说,春节也可能充满负担,“因为我们对春节都有一定的期盼。我们都赋予了春节非常多不一样的意义,结合着很多不同的情绪,它是非常错综复杂的”。

特殊情境下,故事如同咔哒、咔哒不断重复的火车声,奔涌过来。

超过200名工作人员为这档节目服务。每当故事传来,曾宝仪和陈铭便带领由刘泽煊、徐腾、傅首尔、史里芬及火箭少女101团员组成的惊喜魔力团分享故事,讨论送出什么样的礼物。导播间内,编导们必须迅速作出判断,配合嘉宾将礼物送出。

很多事情发生在千钧一发间。比如,1月27日下午,首都机场T2航站楼内,开往福建泉州的飞机开始登机,何诗诗和丈夫洪文山起身排队。这时,他们被一群人围住。

《回家的礼物》节目组为洪文山、何诗诗夫妇送上惊喜《回家的礼物》节目组为洪文山、何诗诗夫妇送上惊喜

何诗诗在北京读研,洪文山是中科院物理所凝聚态物理学博士。两人曾是川大校友。2017年,何诗诗大学毕业,二人结婚。

何诗诗记得许多与爱有关的点滴。恋爱时,夜里打车回校,的士司机播放闽南语歌,两人坐在后排一路跟着唱,她觉得那个夜晚很美妙,身处异乡,却仿佛回到故乡,身边的人默契地与自己分享着相同的感受;结婚后,洪文山出差去德国做实验,每天有两三百块钱出差补贴,他舍不得花,全省下来为她和家人买礼物;何诗诗喜欢玫瑰,洪文山就在家种了两盆,花开了,他对她说:“这是我种了要给你的。”

这是个平淡、幸福的爱情故事。故事中唯一的缺憾是一枚戒指。2018年夏天,洗衣服时,何诗诗的婚戒滑落,从此不知其踪。洪文山也不愿再戴。

不是没想过再买一对。在北京,有那么两三次,两人溜达到珠宝柜台前,仔细端详过对戒。可眼下的生活并不宽裕,洪文山读博的补贴,用来应付日常生活刚好,少有剩余。戒指的事就一直拖着。

这天,踏上回家旅途前,两人在机场的临时演播室讲述了这个缺憾。原以为故事到此为止了。他们过了安检,在登机口边的椅子上,百无聊赖地靠在一起。突然,镜头对准了他们。

洪文山起身登机,伸手示意何诗诗躲开镜头。没想到,镜头继续对准两人。接着,吉他声和歌声就响起了。唱歌的是火箭少女101的段奥娟 ,那是一首名为《幸福的时光》的歌。歌中唱道:“我相信一定会有只小船,在风中给我们期盼,这世界总有未知下一站,在等着我们慢慢靠岸。”

两人很懵,满脸疑惑。直到曾宝仪带着其他嘉宾出现,向何诗诗挥手示意,她才确定,惊喜是冲着自己来的。那天阳光很好,傍晚的光线懒洋洋地倾洒进来,越来越多的旅客凑过来。何诗诗感觉自己被幸福围绕,她开始笑,洪文山将她拥在怀中,过一会儿,她忍不住哭了。她和洪文山收到了一对婚戒。

何诗诗不知道的是,曾宝仪他们差点没能送出这份礼物——因为堵车,原本20分钟的路程被延长至45分钟,他们一路小跑,才赶在登机前到达。

3天后,何诗诗回忆起这份来自陌生人的祝福,情绪仍然激动。北京的生活时常让她感到现实生活的残酷。两个年轻人背井离乡,独自在大城市奋斗,哪怕置身校园,“如果你没有学术成果,就算过程再努力,也没有用,这是很现实的问题”。

但那个下午,她被陌生人的善意包裹了。“突然收到这种关怀,这不是人家应该做的,也不是你应该得的。天啊,怎么值得他们为我们付出这么多?”何诗诗说。

相关新闻

网友点评

查看所有新闻评论,共有0条评论

以上评论内容属于网友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