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第一夫人患癌症 沙漠玫瑰昔日美照

时事新闻
日期:2018-08-10     来源: 文学城     阅读:3773



当地时间2018年8月9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夫人因患癌症住进大马士革医院,这位第一夫人被西方称为“沙漠玫瑰”、“美丽轴心”。(图源:AFP)



叙利亚总统办公厅称,阿斯玛·阿萨德(Asma al-Assad)患的是早期乳腺癌,祝愿第一夫人早日康复。(图源:VCG)



叙利亚总统办公厅还发布了一张巴沙尔·阿萨德前往医院病房探望妻子的照片。(图源:VCG)



阿斯玛·阿萨德1975年出生于英国,拥有英国和叙利亚双重国籍。母亲是一位外交官,父亲是一名医生,来自叙利亚颇有声望的阿克拉斯家族。图为阿斯玛·阿萨德(第三批左二)从英国王后学院毕业时合照。(图源:AFP)



阿斯玛毕业于伦敦大学,获得了计算机和法国文学的学士学位,其后曾供职于欧美几家大型银行。在与巴沙尔·阿萨德结婚前多数时间生活在英国。(图源:VCG)



阿斯玛与巴沙尔·阿萨德初次相识是在叙利亚,当时阿斯玛和家人在叙利亚游行,对比她大10岁的巴沙尔·阿萨德一见钟情。(图源:AFP)



由于阿斯玛与巴沙尔·阿萨德是秘密结婚,当时叙利亚媒体没有刊登任何婚礼照片,2001年1月对外公布结婚消息时,叙利亚民众根本不知道总统夫人什么模样。图为2005年12月2日,阿斯玛在大马士革国家博物馆参加活动。(图源:AFP)



尽管婚前低调,但年轻的阿斯玛很快以其时尚优雅的风格赢得叙利亚年轻一代的好感。(图源:AFP)



阿斯玛还打破以往惯例,2001年3月19日,保加利亚总统斯托扬诺夫(Petar Stefanov Stoyanov)夫妇访问叙利亚,阿斯玛未戴面纱出现在机场。(图源:AFP)



随后,阿斯玛(左二)还在机场贵宾室与保加利亚总统夫妇会谈。在此前叙利亚政治活动中,第一夫人几乎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图源:AFP)



2001年6月24日,巴沙尔·阿萨德夫妇访问法国时,《巴黎竞赛画报》称她为“叙利亚的戴安娜王妃”。德国《每日镜报》称她为阿拉伯世界的“美丽轴心”。(图源:VCG)



西方媒体也开始用欣赏眼光关注这个爱穿“香奈尔”套装和“克里斯蒂安·卢布坦”高跟鞋的美丽女子。(图源:AFP)



自此,阿斯玛打破了传统阿拉伯国家第一夫人的神秘感,开始出现在各个公共场合,并引来极大关注。(图源:AFP)



2001年5月2日,阿斯玛(右二)与巴沙尔·阿萨德访问西班牙期间,会见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Juan Carlos I)夫妇。(图源:AFP)



2002年12月16日,阿斯玛(左二)与巴沙尔·阿萨德访问英国,在唐宁街10号会见英国首相布莱尔(Tony Blair)夫妇。(图源:AFP)



阿斯玛(左一)在黎巴嫩参加活动期间,观看芭蕾舞演员表演。(图源:AFP)



2003年2月3日,阿斯玛(左一)在黎巴嫩参加活动。(图源:AFP)



2003年10月20日,阿斯玛(右二)与巴沙尔·阿萨德陪同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夫妇参观大马士革国家博物馆。(图源:AFP)



2001年6月25日,阿斯玛与巴沙尔·阿萨德抵达奥利机场,开始对法国进行国事访问。(图源:AFP)



2002年12月15日,阿斯玛与巴沙尔·阿萨德抵达伦敦希思罗机场,开始对英国进行国事访问。(图源:AFP)



曾经有法国媒体调侃“如果以第一夫人为基础衡量哪个国家更有资格成为欧盟成员国的话,叙利亚会比土耳其更有机会”。图为2004年1月6日,陪同巴沙尔·阿萨德出访土耳其的阿斯玛(右)与土耳其第一夫人Semra Sezer合影。(图源:AFP)



2004年3月8日,阿斯玛(右)与黎巴嫩第一夫人Andree Lahoud参观贝鲁特市中心。(图源:AFP)



2004年6月2日,阿斯玛与巴沙尔·阿萨德访问西班牙期间,在马德里阿托查火车站为恐怖袭击事件的受害者点燃蜡烛。(图源:AFP)



2005年1月25日,阿斯玛(右一)与巴沙尔·阿萨德访问俄罗斯,在克里姆林宫会见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图源:AFP)



2004年6月22日,阿斯玛与巴沙尔·阿萨德访问中国期间参观长城。这是自1956年两国建立关系以来,叙利亚国家元首首次访华。(图源:AFP)



2010年1月28日,阿斯玛(左二)与巴沙尔·阿萨德访问卡塔尔,卡塔尔的埃米尔谢赫哈马德·哈利法·阿勒萨尼(Hamad bin Khalifa al-Thani)夫妇机场亲自迎接。(图源:AFP)



2011年随着叙利亚内战爆发,阿斯玛消失在媒体报道中。有媒体称,由于父母是逊尼派,家乡霍姆斯更是反政府抗议大本营之一,一些阿萨德家族成员对于阿斯玛心存不满。图为2014年1月16日,阿斯玛在大马士革为科技奥林匹克锦标赛获胜者颁奖。(图源:VCG)



西方媒体曾描述阿斯玛是“一个阴暗国家里的一束光亮”,但冲突爆发后西方社会的讥讽随之而来。图为2016年1月18日,阿斯玛向一名叙利亚科学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获奖者表示祝贺。(图源:VCG)



西方社会开始将阿斯玛排除中东国家“第一夫人”行列,并批评关注阿斯玛的媒体杂志。图为2014年3月8日,国际妇女节当天,阿斯玛探望一家妇产科医院的病人。(图源:VCG)



如今无论叙利亚内战如何收场,阿斯玛在西方媒体眼中已然“失宠”。图为2014年1月9日,阿斯玛访问首都大马士革的一所小学,当天是叙利亚学校新学期的第一天。(图源:VCG)

相关新闻

网友点评

查看所有新闻评论,共有0条评论

以上评论内容属于网友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