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携幼女远嫁流产后被弃他乡 9岁女儿独自照顾她4年

时事新闻
日期:2018-07-12     来源: 文学城     阅读:2562


对于生活在福建省龙岩市武平县的9岁女孩杨阳来讲,4年前她就已经告别了童年。还没开始领作业本的她,已经能拿着妈妈的病例本去办理出院、住院的手续。


妈妈杨青娘家在湖北,第一次婚姻是家里包办的,家里收了男方的钱,杨青只好跟着大她7岁、只见过一面的“老男人”去了新疆。2011年,因为生活琐事以及双方性格问题,这段没有感情的婚姻早早散场,杨青独自抚养了还在襁褓中的杨阳。


健康时的杨青面容姣好


2012年,杨青通过网络认识了福建武平东留乡的何先生,当时何先生千里迢迢赶到杨青身边,承诺会爱杨青一辈子,把杨阳当自己的亲生女儿。杨青心动了,带着女儿,离开家人,追随这个答应要给她一辈子幸福的男人来到武平。


手机里杨阳和继父的照片,孩子很想他,在照片上写了爸爸我想你


 
杨阳记忆中,妈妈再婚的头两年是幸福的。 “这是幸福的两年,您爱妈妈,每个节日,您都会送上鲜花,经常带妈妈去看电影,吃美食,游景点;您疼我,经常给我买好吃的,好玩的,还经常抱我亲我陪我嬉戏陪我玩闹。那时候四五岁的我并不懂事,但我却是最快乐、最幸福的女孩。”这是杨阳日记里的一段话。


为了让这个家更完整,2014年,杨青想为第二任丈夫生下骨血。但她被查出妊高症,孩子没有保住,后又患上尿毒症,从此病魔缠身。2016年初,第二任丈夫甩下500元和一句“我要和你离婚”,消失在杨阳和妈妈的生活中,再没有出现过。


杨阳在医院照顾妈妈


“生病后一年多他对我还是挺好的。”杨青说,后来,丈夫开始不愿意呆在家里,也不肯让杨青知道行踪,慢慢不乐意给医疗费,甚至打杨青。杨青说她不怪这个男人,在她看来,或许是失去了自己的骨肉,让这个男人深受打击,也许是治病要花太多的钱,生活的压力让他感到疲惫。在异地他乡武平,丈夫就是她和杨阳的天,天塌了,身边只剩下年幼的女儿杨阳。


杨阳的一天


杨阳的亲生父亲遭遇车祸瘫痪自理都成了问题,80多岁的外婆患心脏病,舅舅离异带着两个孩子。母女俩回不去老家,流落他乡,照顾妈妈的重担落在年幼的杨阳身上。其实从妈妈患病开始,杨阳就一直在独自照顾妈妈,那时候继父在外跑运输,家里只有母女二人。


早晨5点,当同龄的孩子还在睡梦正酣时,杨阳已开始她忙碌的一天。


杨阳最喜欢夏天的早晨,因为冬天“黑不溜秋的看不到路。”

早上起床后,帮助妈妈刷牙、洗脸、擦汗、吸氧,准备煮早饭。等家里的事情都安顿好了,才去上学。傍晚回家后,买菜、做饭,写完作业,帮妈妈洗澡、擦药、抓背。“我还会做菜,我做的麻婆豆腐妈妈最爱吃,说比餐馆做得都好。”杨阳说。


这个女孩的顽强似乎从出生时就显现出来了。


“刚出生时只有4斤,像只小老鼠,当时很多人都以为养不活的。”现在9岁的杨阳已经长得比同龄人壮实、高大。“还好她长得高、腿长,能骑车去买菜了。”杨青说。

在杨阳眼里,似乎没有事情能难倒她:半个小时学会了骑自行车;能拿着妈妈写的纸条,把菜买回家;能自己想办法找到工人维修电器。


9岁的杨阳已独自照顾妈妈近4年,当被问到是否会累时,杨阳总是轻快地答道:“不会呀。”可当热心人士想带她去玩时,她又表示:“我不想去哪里玩,我最想的就是好好睡一觉。”


义工救回了妈妈的命


2014年的最后一天,杨阳独自过完了前半夜。那时候继父在外跑运输出了车祸躺在医院里,家里只有她和妈妈。

“我快不行了,快来救我……”凌晨,杨阳的妈妈吐血,脸色苍白,向武平义工电话求救后,全身无法动弹的她被送到了医院急救。等不回妈妈的杨阳非常担心:“天很黑,我怕妈妈会出事。” 5岁的杨阳整晚没睡觉,一个人躲在在被子哭了几个小时:“我怕声音太吵,吵到邻居。”当时房子隔壁是武警大队,早晨5点,杨阳在阳台上的声响唤来了几名武警来陪她。


妈妈在手术室,杨阳在外等候


义工的及时救助,帮助杨阳的妈妈捡回了性命。4年来,武平义工们已经记不清楚第几次帮助杨青母女了:为她们做饭、送饭,接送杨阳上学,将家里的自行车送给了杨阳;病床边一拨又一拨的义工们轮流守护;义工们也通过义卖、网络宣传等方式,为她们筹款,并帮助解决了孩子的入学问题;四年多来,义工们已经“想尽”了办法,最终决定微信群里成员每人每个月出资2~5元,按照武平义工组织廖会长的话就是“先把今年过了。”


妈妈从手术室出来后,杨阳抚摸着她的额头


屋漏偏逢连夜雨,由于病情加重,杨青不但要做透析,还要做血罐,透析卡里的钱很快被用完了,左手血管堵塞,需要手术疏通……而这时,每个月108元的房租,杨阳母女都已交不起了。


杨青给女儿梳头


妈妈在,家就在

一年365天,杨阳的妈妈近200天是在医院接受治疗。在医院长大的杨阳,早就明白了“死”意味着什么。对于杨阳来说,妈妈在,家就还在。

每次听到护士、医生说某个病人死了,杨阳总是忍不住大哭。除了这种情况,杨阳很少当着妈妈的面哭鼻子,做错事情被妈妈批评了,她会躲在门外,擦干了眼泪才会进房间,坚决不承认哭过,往往是故作轻快的说没事:“我怕妈妈以后什么事都瞒着我。”


杨阳拿着志愿者送来的粉色兔子给妈妈看


母女相伴的时候,杨阳最喜欢听妈妈给她讲故事,或者是跟妈妈一起看电视,当她看到电视上有出现“公主”时,她就会把她最漂亮的裙子找出来穿上。在妈妈眼里,杨阳是个“唠叨鬼”,每天都要说很多上学的见闻、同学的遭遇。在杨阳的眼里,妈妈则是“很厉害”的超人:包的饺子有花纹、会做各种好吃的、会编很漂亮的辫子、会讲好多故事……



“她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我不知道拿什么来还她。”杨青觉得这辈子最愧对的就是女儿,因为生病,没精力也没有钱,有时候杨阳一个月也没能吃上一顿肉。

相关新闻

网友点评

查看所有新闻评论,共有0条评论

以上评论内容属于网友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