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补丁袜子住出租屋 这老人捐10亿家产给300学校

时事新闻
日期:2018-07-12     来源: 文学城     阅读:6061

166所中学、90余所大学、40多所小学、约20所专业学校及幼儿园……

有这样一位老者,把自己总资产的80%都用于慈善事业,在中国捐献了300多所学校,他就是田家炳。
 



昨天,田家炳基金会官方网站发布了《田家炳博士讣告》,这位备受尊敬的“中国百校之父”于10日上午安详辞世,享年99岁。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田家炳就以捐办公益为业。1982年,他捐出价值10多亿元的4栋工业大厦,成立纯公益性质的“田家炳基金会”,并将每年几千万元的租金收入用于公益;1984年,他又将化工厂交给几个儿子经营,自己成为职业慈善家。

迄今为止,田家炳已累计捐资10亿多港元用于中国的教育、医疗、交通等公益事业,其中教育所占的比例高达90%,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百校之父”。
 



1919年,田家炳出生在广东大埔县的一个书香世家。父亲虽以经商为业,创办“广泰兴”商号经营砖瓦窑生意,却极其重视孩子的文化修养。母亲虽是晚年得子,对田家炳宠爱有加,却不溺爱,不时以古代圣贤忠孝节义的故事勉励他。

“那时我家乡穷人多,父亲总是体恤他们,关心他们的温饱。牢记‘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古训,让大众都生活得好。”父亲的言传身教,田家炳从小铭记,不敢忘本。他也自然而然养成了勤俭诚朴、克己待人的品质。母亲教授的稳重行事、为人处世之道,则奠定了他一生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14岁那年,田家炳进入中学读书。他牢记父亲“宁可实而不华,切忌华而不实”的教诲,勤勉好学,深为老师称道。谁知父亲在两年后突然离世,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田家炳看着日渐苍老的母亲,只好忍痛辍学,接手家里的砖窑生意。

好在老主顾们念及他小小年纪就撑起家业,时常在生意上照顾他。而田家炳也不负众望,把生意经营得有声有色。
 



上世纪30年代,广州正处于风雨飘摇之时,经济疲软,田家的生意很难有更大发展。经过深思熟虑,田家炳决定去外面的世界闯闯。

几经辗转,田家炳到了越南。当时已有不少大埔人在越南开陶瓷厂,但当地没有好的原料,于是,他便想可以将老家的瓷土运往越南,一来可以让越南的工厂有好的原料,降低了成本;二来又能扩大家乡瓷土产业,帮助更多人就业。

就这样,田家炳成立了“泰安隆瓷土公司”,专门供应大埔的瓷土。那一年,他18岁。

田家瓷土价格低廉,品质又有保证,不仅受到大埔同乡的喜爱,还引来不少越南本地老板们的购买。没多久,泰安隆就占领了越南60%的瓷土市场,田家炳也成为越南当地最大的瓷土供应商。
 



田家炳的生意正做得风生水起,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他只好放下越南的生意远赴南洋,到印度尼西亚寻求家人帮助。没想到,这里也在几年后被日军占领。田家所在的地区被日军划为军事地区,不准外侨居住,并限令外侨一月内迁出,不许带走任何财产。

家园和财产被霸占,曾经坐拥百万资产,却在一瞬间变得一无所有,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小的打击。可田家炳没有因此被打倒,他说:“我身上流淌着客家人的血,坚忍不拔、百折不挠的客家精神是我生命的内动力!”

身无分文的田家炳被同乡拉去管理五金厂。他一边做着工厂的管理人员,一边寻找机会。

1945年,随着日本宣布投降,战争结束。田家炳觉得,战乱之后百废待兴,是创业的好机会。橡胶制成的日用品将成为畅销品,而印尼盛产橡胶,不如开一家橡胶厂。于是,第二年,他就成立了“超伦树胶厂”,几年后又成立了“南洋树胶有限公司”。
 



此时,田家炳已是印尼有名的华人青年实业家,可他并不满足于现状。经过摸索,他发现聚氯乙烯,也就是PVC,是个不错的商机。这种用于生产人造革产品的原料,因成本和性能都优于天然皮革,将有广阔的市场前景。田家炳当机立断,花高薪订购全套设备,把原有的设备进行彻底改造,将公司业务全面转向PVC薄膜生产。

这次的大改动,再次证明了田家炳的眼光独到,PVC生产不仅再次成为畅销产品,还为当地人提供了多个就业岗位。

不过,以田家炳为首的不少华人通过勤劳节俭得来的事业,却引起了一些当地人的不满,更遭到了一些个别政治势力的煽动。当地人与华人之间隔阂越来越大。田家炳意识到,这里已不可久留,便毅然变卖家产,举家迁往中国香港。
 



迁往香港还有个原因——为了子女能接受中华文化的教育。尽管当时香港还是英国的殖民地,但田家炳相信,终有一天,香港会回归中国。

在异地开始新的事业,是田家炳的强项。而这一次,他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找到了一块滩涂地,进行大胆的尝试——填海建厂。几年间,生产PVC的一座现代化厂区建立。1960年,田氏塑胶厂有限公司正式开业。

田家炳在香港站稳了脚根,并在之后成为东南亚最大人造革制造厂,他本人也成为行业的领军人,更赢得“人造皮革大王”的美誉。

之后,田家炳又向房地产进军,先后建成多座现代化工业大厦。他将一部分用于工厂总部,一部分出租,光是租金每年就在6000万元以上。他还先后担任京华银行董事、新安企业公司及华安置业建筑公司董事长。
 



而此时,离香港最近的深圳作为特区正进行着大刀阔斧的改革。此举吸引了不少企业家,田家炳也在其中。

1978年,田家炳获知中国改革开放,主动将自己正在使用中的全套生产线无偿赠送给广东省政府,同时无条件地为工厂培训工人。他说,只有经济发展了,大陆才会更加开放,支持家乡的经济发展,也是自己回报祖国的一种方式。

1992年,他又紧随改革的步伐,在东莞建立了一座现代化、自动化的PVC薄膜及人造革制造厂,东莞田氏化工厂有限公司。从大埔到印尼再到香港,田家炳的产业终于回到了祖国,回到了家乡。
 



虽身家早已过亿,田家炳生活却极为节俭:出行从不坐豪车,坚持地铁上下班,出差住宾馆自带肥皂,一双袜子穿10年,补了又补……连家人都说他“吝啬”,可他始终认为钱要花在“更有意义”的地方。他说,每一样东西都是社会物资,来之不易,花钱多的时候、物品浪费的时候,自己心里都会很不安。

田家炳时刻谨记父亲说的“独富独贵,君子耻之”,不仅把工厂开回了家乡,也将慈善事业带回了家乡。1984年,他将自己名下的所有企业全部交给下一代打理,并规定将这些企业每年利润的10%用于公益事业。

小时候没读多少书,是田家炳此生最大的遗憾。事业有成后,他曾走访过许多发达国家,发现那里人们的素质很高,而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教育的发达。田家炳深深体会到教育对个人的成长和创业、对国家的发达兴旺有多重要。为此,他不停地捐资兴建学校。
 



和其他企业家相比,田家炳的捐献更多是面向中小学。用他的话说,这种捐赠“投资回报率比较高”。所谓回报,并不是金钱,而是国民教育水平的提高。捐给基础教育,更能实现这一点。

在捐赠给大学的时候,他选择的大都是师范大学,几乎每一所省级以上的师范大学,都有一座田家炳楼。让走出师范大门的老师教授学生,正是助力教育事业的体现。

几十年来,田家炳在大陆、香港、台湾和澳门捐资兴建了1000多个项目,捐资数目高达10多亿元,站到他全部财产的80%以上。他虽然不是华人圈里最有钱的,却一直在尽自己的绵力,为“别人家的孩子”出力。

2001年,经历过“金融风暴”,基金会的收入大大减少,田家炳将自己住了37年的“花园豪宅”变卖,和妻子搬进了出租屋。本来房子能卖到1.2亿元,为了尽快换成现金,他把价格降到了5300万元。后来,卖房的所有款项都被他捐给了内地的学校。别人说他想不开,他却说自己很开心!
 



有人称田家炳是“大慈善家”,他却认为“慈善”其实和身份、地位和财产无关:“人人都可以做好事,只要你存好心,当好人,处处都可以做好事。此外,人要愿意吃亏,不要以为吃点小亏别人就觉得你是傻子,不斤斤计较,能够吃亏,与人交往起来反而让人很放心。”

田家炳捐过的学校,光是以他名字命名的教学楼就不计其数。在他看来,“钱财都是身外物,特别是看到一栋栋教学大楼拔地而起,听到万千学子的读书声,精神上的享受也比物质上的享受好得多”。

有人说,田家炳捐助了这么多的学校,却不曾有新闻报道。过去还有人要推荐他做全国政协委员,他总是拒绝:“我只是做我自己该做的事,用不着大张旗鼓吧。我不是想用钱来换取任何名誉,只想自己开心、社会有益。”
 



几十年来,田家炳被授予了无数的荣誉,可老人家最喜欢的,永远是1994年以他名字命名的“田家炳星”。他说:“那是天文学家们艰苦探索的成果,却用上了我的名字。”他将这视作自己人生最大的荣耀。

把终生的精力和财富倾注于公益事业上,数十年如一日,从不以德自居、以功自傲,更不求回报……田家炳老人走了,但他为我们留下来的,不止是一栋栋教学楼和一座座校园。

田家炳部分捐助项目名单
 


 


 


 



斯人已逝,精神永恒。缅怀田家炳先生!
 


 


 



作者:二水

相关新闻

网友点评

查看所有新闻评论,共有0条评论

以上评论内容属于网友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