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轉乾坤——沾唇細酌品人生

时事新闻
日期:2018-07-06     来源: 南太井蛙     阅读:3263

去年返港,一日傍晚從銅鑼灣搭巴士回天水圍,活色生香的夜香港在窗外顯得格外迷人,鄰座的一位中年人睡著了,巴士駛入天水圍之後,他突然醒了,驚叫搭過了站,我問他是否太累,他苦笑着回答﹕「晨早未夠六點就過大港返工,八點幾才返屋企,梗係眼瞓啦!」為了妻兒,為了供樓,為了三餐,他真的活得很累,不過,這個世界上的人又有誰不累呢?!望著他削瘦的背影匆匆消失在人海中,內心有一種苦澀,回想起自己年輕時也曾奮力追求夢想,却一直事与願違,想行的人生路行不得也,不想的却被迫接受,於是乎揀了一條天涯路,從一個海島到另一個海島,而且携眷同行,合家漂流。其間經歷的辛酸茹苦,諸多的動亂變故,見識的奇風異俗,感受的世態人心,可謂十分之多,也十分之深。

  剛才在巴士上的青年昏睡之時,我一直在欣賞途中夜景,青衣青馬雙橋跨海,港灣夜渡漁火點點,有這份閑情逸致,皆因我已走完那昏睡入夢的青年的路,現在的我既無負擔,尚有餘暇,所以醒着,能夠悠閑享受這段巴士旅程。

  自我一出生就随父母過著漂泊不定的生活,極少在一個地方固定居住十年以上,父親常說我母親肖鼠,老鼠是最喜歡搬家的。這令我培養出到甚麼地方就盡快適應与安定,并且欣賞与喜歡這個地方的習慣。

  我記得自己謀生的階段是在六十歲上結束的,其後至今的十餘年在紐西蘭度過,我欣賞与喜歡這個地方,接受她的好處的同時,也容忍她的短處。

  我已經七十歲了,林語堂認為「一個人在七十年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享受到很多幸福。要看看人類的愚蠢,要獲得人類的智慧,七十年已經是夠長的時間了。一個有智慧的人如充分長壽,在七十年的興衰中,也盡夠去视看習俗、道德律和政治的變遷。他在那人生舞臺閉幕時,也應該可以心滿意足地由座位立起來,說一聲『這是一齣好戲』而走開了。」

  林語堂這段話可被視為充滿智慧的人生經典,仔細理解可有幾重意思:

  一是生也有涯,活到七十,差不多則足矣,真正的生命不在於長短,而在於質素﹔

  二是人要在有限的生命中充分去學習,要關心和觀察習俗、道德律和政治的變遷,要獲得人類的智慧,反過來再看人類的愚蠢﹔

  三是通過運用智慧,避免与摒絕愚蠢,去享受更多的幸福﹔

  四是人生如戲,要看懂劇情,聽明台詞,有所悟徹方可知悉命運真諦﹔

  五是老來要具備樂於在臺下作看客的境界,保持觀賞的興致飽覽縱觀人生戲集,之後擇一適當時機離場,把座位讓給別人。

  對於以上幾點生命的啟示,我用了很多年去領悟,願意接受并且努力身體力行。

  近年關於老年如何過日子的資訊多到大爆炸,絕大多數人都是把「有錢」擱在首位的,似乎錢太少就無法有幸福晚年和悠閑生活。

  林語堂非旦并無隻字講到錢,他還覺得沒有金錢也可以享受悠閑生活,有錢的人不一定能真正領略悠閑生活的樂趣,那些輕视錢財的人才真正懂得箇中樂趣。人須有豐富的心靈,簡樸的生活愛好,對於生財之道不太在意,這樣的人才有資格享受悠閑的生活。

  林語堂說一般人不懂得領略這個塵世生活的樂趣,皆因這些人不深愛人生,是他們自己把生活弄得平凡、刻板和無聊。

  這也是我常說的﹕「只有無聊的人,沒有無聊的地方、無聊的生活。」

  在世為人本身就属於一種藝術,老年的生活更是一種深湛的藝術。經歷紅塵滚滾這也匆匆那也匆匆之後,如何在年老之際避免消沉失落,將積極与消極結合組成和諧人格,構建純淨、謙卑与豐沛富足的心靈,正是這一種生活藝術的絕妙之處。

  我將自己的晚年視為畢加索的立體主義作品,依一己之靈願實施分解再加以重組,每一綫面,每一色塊都有內在意涵,繼而構成与眾有別之個人風格。這不是讓每個人都看得懂的,因為這純粹是我的人生。

  太多的老人將自己的追求以別人的所謂「幸福」為比照的對象,如此一來,他們想過的「幸福晚年」其實是別人的「幸福晚年」,而非自己的。而更多的老人在完成了建立家庭養育兒女的任務之後,還為自己造加「不可能的任務」,那就是為兒孫憂心和謀劃,一如上了岸的老船長,却為那遠航了的船隻操心,甚至代替那年輕的船長在海圖上規划航線和掌舵,這種越俎代庖的大謬不然,往往令一些老人失去生命中最後的樂趣。

  賴在座位上還意圖對人生舞臺上的角色指手劃脚,是許多老年人不自量力的表現﹔違反自然規律做出与年齡不相稱的行為,更是老年人犯賤出醜的劣行,心態年輕是指對人生的看法,不是裝嫩扮儍﹔而人到老來還去低三下四做些鼠竊狗偷之類的壞事,或者是爭名奪利,又或者是勉強自己老不要臉去奉承討好他人,真是很可憐也很可悲的。常聽到「老人變壞」或「壞人變老」的非議,這應該是這些年紀大的人沒有學到人類的智慧,反而為人類的愚蠢所蒙蔽驅使所致。

  最近有人提倡「大有大的樣子」,說實話何為「大的樣子」,我還真的不懂。但我個人倒一向主張「老有老的樣子」,老要老得端莊、乾淨、馨香,有公義心和愛心,外表如此,內里亦然。

  年紀大的人不妨將這些視為一種塵世生命結束之前人格的尊嚴。

  漫長的生命,形同上天為我等釀下的一瓶美酒,那是為了讓我們在年老之際,悠閑地或躺或坐,對着人生舞臺沾唇細酌,好好品味的。

  笑看舞臺上時代大戲与社會鬧劇精彩上演,臺上不同角色或英雄落淚,或美人遲暮,正邪相争,悲喜交集……這邊厢鞠躬謝幕,那邊厢鑼鼓聲中又粉墨登場,一齣齣好戲落幕而復啓,既已預知不同角色的下場,就不,必再空抱一洗陳腔的期待,只隨時準備好從座位上站立起來為精彩好戲鼓掌,然後轉身離開……

  須知道這一去將不復返,既然如此,未離座之前為甚麽還不好好欣賞呢?!

(紐轉乾坤)

相关新闻

网友点评

查看所有新闻评论,共有0条评论

以上评论内容属于网友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