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 山 赋

时事新闻
日期:2018-05-24     来源:华页     阅读:2125

春杪假日,云淡风轻,重访景山,再览胜景。

    景山牡丹,京城一景。四方游客,趋之慕名。富贵花蕾蕴国色,盛开时节动华京。  株高、花大皆独有,龄长、色艳是特征。“雪梨花”漂白,“洛阳红”抹血,蜚声中与外,伯仲难判评。深紫如墨“黑牡丹”,金黄色泽“黄金轮”,雍容华贵族,问君怎排名?“二乔”、“姚黄”,风姿娇妍;“昆山夜光”,体态晶莹。“掌毛案”以特色悦人,“龙胆紫”以实力发声。花王万株,爱惹蝶影。香容艳骨,脉脉含情。柔风拂弄,一园芳馨。国色天香花满园,满园娇艳皆名伶;名伶从不争高下,高下任由客点评。几对新人施粉黛,径入芳园留倩影。三两豆蔻花前立,敢与魁芳比艳惊。专家“长枪”对花丛,业余“扁炮”扫园庭。

    正门向故宫,门内一阔坪。翩跹起舞者,原是街舞兵。莫道韶华去,风姿玉娉婷。婀娜舞步吸眼球,悦耳丝竹添激情。远方新客暗惊诧,缘何礼乐喜相迎?拐弯向西,信步宽径;绕道北麓,歌声雷鸣。山腰亭台,众人聚集;指挥鞭起,近鸟飞惊。一曲《长征》震九霄,群情激昂,血脉偾张,心潮万顷;《唱支山歌给党听》,情真意切,感人肺腑,并茂声情。退休老童歌盛世,字字句句是心声。

 景山公园,人流如织,携老扶幼,笑脸盈盈;惟东门内,青砖铺砌,道路坦直,几许谧静。十数皓首,躬身劳形;耕耘地书,全神注倾。龙飞凤舞,行云流水;铁画银钩,风骨遒劲。地书续写新风韵,毫端传承古文明。微风拂煦,放飞心中喜悦;岁月如诗,吟咏时世升平。

    今之景山,积土几经。历史厚重,掌故满籯。阆苑八百载,“将军”写证明。(1)金代称北苑,元代称后苑;明代“万岁山”,煤山是别名;清代称景山,意为观佳景。乔木蓊郁,丛林菁菁。京都小森林,天然大氧瓶。修篁留绿云,苍松藏疏影。身怀绝技,爪槐上演虬枝术;历劫风霜,翠柏诠释长寿经。幽径深处,情侣私语切切;绿树新枝,嫩禽雀跃嘤嚶。山腰密林,倦客于寂静处听天籁;亭台楼阁,游人在笑声中乐清平。四面石径通峰顶,八方游客喜攀竞。

    景山最高点,顶峰万春亭。地处城中轴,俯瞰紫禁城。坐北枕鼓楼,岁月沧桑忆暮鼓;南望永定门,门楼巍峨叹永定。西襟北海湖,湖光山色相辉映;东眄美术馆,金碧辉煌衬雅亭。极目远眺,云兴霞蔚,气象万千;环视四周,赏心悦目,春和景明。

    若夫史实两桩,历历在目;往事重温,心气难平。山之东麓,一株突兀,满树悲情:明代末年,朝政昏暗,庙堂欲倾;苛政猛虎,饿殍遍野,满目哀鸣;官逼民反,揭竿为旗,一呼百应。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十九日,闯王振臂呼,率兵攻京城。末日终来临,昏君尽悚惊。仓惶逃出宫,撕袍写遗言;自缢万岁山,了结此性命。呜呼!明朝万岁爷,自缢万岁山,历史最无情;观此悲催树,不禁长嗟叹,灭明者是明。清代乾隆皇,敕建五方亭:中峰万春亭,两侧共四亭。四亭设佛像,供奉为神灵。光绪廿六年(1900),联军侵帝京。佛像遭掳掠,文物被清零。哀哉!清朝变腐弱,列强更欺凌,践踏我山河,涂炭我生灵。

 景山托起五方亭,鸟瞰京都与殿门。昔日帝王凌绝顶,而今黎庶掌乾坤。被劫文物添国耻,自缢崇祯是歹君。毋忘居安殷作鉴,倍加珍惜满园春。

 

注释(1)“将军”:景山作为苑林已有八百余年的历史。景山东北角处有两棵千年古柏,树冠状似龙爪,苍劲挺拔。据传,淸康熙皇帝曾“敕封”这两棵柏树为“二将军柏”。

 

相关新闻

网友点评

查看所有新闻评论,共有0条评论

以上评论内容属于网友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