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疫情的紐西蘭過聖誕

时事新闻
日期:2020-12-23     来源: 新华社     阅读:7137

 

花棚餐廳里席無虛座,由於沒有預訂,只在靠着鑲滿鏟子和園藝剪刀的牆壁邊上找到最後一張空桌。冰哥羅士比磁性的歌聲在吊著綠蕨盆栽的天花板盤旋,像這首「白色聖誕」一類的老歌,我的祖父唱過聽過,父親唱過聽過,到了我這一代仍在唱在聽。欲知何為經典?這就是真正的經典,經多少歲月風雨淘洗磨蝕,風采依舊,魅力不減。

  花棚餐廳所在的伊甸山村,是我們這座迷人的城市里一個適合懷舊的去處。它在充斥玻璃幕墙高樓越來越時尚的奧克蘭,顯得不從眾,不随波逐流。

  小村狹窄街道兩旁的業主,守住自己名下的老房子,保留了村中的十九世紀英倫風貌。這里有許多老店,理髮的、烘焙的、賣咖啡的、賣舊書古籍的……生意不大,蛋糕店櫥窗里只擺两三隻蛋糕﹔喝咖啡時可以隨意翻閱主人的藏書﹔一道窄門後面塞滿書架和買書的人,如果你到過巴黎左岸的莎士比亞書店,就會發現它跟伊甸山村這間書店沒有甚麼兩樣。

  把不大的生意做成精緻典雅,價錢又很平民,「小的就是美麗的」亦是一種高尚品味。

  村中諸店統一用簡單的紅白圖案裝點聖誕節,并無張燈結綵,一派逢年過節不張揚不奢華的紐西蘭特色。

  餐廳對面一座哥特式的衛理公會木教堂,會眾正在排練聖誕音樂,一個揹大提琴的女孩遲到,匆匆步入教堂,弦樂歌聲驟停復起,聽得出剛加入的大提琴拉得有點遲疑,不過很快就趕了上來,跟緊了小樂隊的節奏。渾成一體的聖樂飄到了只有烈陽不見白雪的街道上,提醒路人「聖誕近了」。

  隔着玻璃窗可以瞥見正在理髮的老人家,對着電視機半睡半醒,屏幕上播放着聖誕電影「公主大對換」。跟香港有「賀歲片」一樣,西方的「賀歲片」就是聖誕電影。雖說都是一些娛樂性的三流作品,但喜劇笑聲中,也會有感人的亮點。善惡之争、美夢成真之餘,往往教化人心,要識得感恩、慷慨、善良与憐憫。我喜歡看聖誕電影,不得不承認,居然也不止一次感嘆拭淚。

  花棚餐廳的食物應該算是屬於多元化國際料理,在享用它的招牌菜漢堡時,我突然覺得能夠自由自在走進一間餐廳點餐,与很多人同處一室享用,實在是幸福得有點奢侈。

  從今年一月的瘟疫爆發,迄今已近一年,疫情仍未見緩,且有越演越烈之勢。在世界上很多地方,見親戚朋友,外出吃一頓晚飯,都成了不可能實現的夢想。今年聖誕購物人潮難現,節日燈火下一片封城死寂,不見萬眾共賞。

  我覺得,在即將過去的一年里,生活在這個星球上的人,這次是真的遇到了共同的敵人-----病毒了!

  可悲的是在共同的敵人面前,我們仍然不願意放下意識型態的對立、觀點的分歧以及利益的争奪。即便有近八千萬人感染,死了一百多萬,人們仍然明爭暗鬥,相互諉過与指責,不肯聯手共同抗疫。

  世界的分裂將會迫使人類付出更加巨大与惨痛的代價!為甚麼我們還不明白﹕沒有人可以企圖通過別人的失敗或痛苦得到成功与快樂。

  紐西蘭是世上唯一提出「善待他人」作為防疫口號的國家,這個口號彰顯了我們這個小而美麗的國家的精神特質,也涵括了當下世人最缺乏的道德力量。在「善待他人」口號下,紐西蘭成功團結了朝野、社會和國民,讓本國的政府執政能力、醫療与公共衛生系統的防疫能力、民間社會的行動能力、媒體的監督能力都得到高效能的充份發揮,遏制了病毒,保住了經濟發展与社會穩定。使我們的國家成為病毒汪洋大海上唯一的諾亞方舟。

  吾輩何幸,得以在沒有疫情的紐西蘭過一個快樂無憂的聖誕節,欣賞感受西方醇厚之俗。我們都深知熬過逝去的一年有多不容易,除了堅定持守,還端賴「善待他人」意味着的人性之愛。

  不要忘記,正是因為有了這種愛,才分得出「人禽有別」。

  過去的一年,將是你我生命中最動人心弦的一年,最偉大而難忘的一年!能在世紀之災存活下來絕非僥倖偶然,那其實是一種奇異恩典。

  祝各位聖誕快樂!

(紐轉乾坤)

相关新闻

网友点评

查看所有新闻评论,共有0条评论

以上评论内容属于网友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