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老人学院门槛高

时事新闻
日期:2019-12-20     来源: 环球时报     阅读:3674

平安夜孩子们不是睡梦中等待圣诞老人送来礼物,而是从敲开家门的圣诞老人手里接到礼物,圣诞老人还会把孩子们抱在膝头讲故事,回答他们千奇百怪的问题。圣诞老人往往“供不应求”。于是专门打造专业水准圣诞老人的学院应运而生,以满足芬兰乃至世界各地对圣诞老人的需求。日前《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了这家名为芬兰圣诞老人学院的机构,并有幸参加了5位圣诞老人的毕业典礼,了解到成为一名称职的圣诞老人门槛不低,在品格、技能、学识等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

图片

要足够机智

记者赴圣诞老人学院采访的当天,恰逢5位圣诞老人的毕业典礼暨“芬兰圣诞老人中国行”启动仪式。盛装的圣诞老人们从院长迪莫·基维亚霍手中接过证书,成为被正式认证的圣诞老人。记者问其中一位圣诞老人在学院学习了多长时间,他眨眨眼睛说:“呵呵,364年。”另一位接过话头:“我们在芬兰生活了好几百年,记忆都有些模糊了,所以要重新温习一下芬兰圣诞节的故事,然后和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分享。”“圣诞老人学院里最难学的课程是什么?”“最难的是在拉普兰学滑雪。那儿的雪有两米深,连驯鹿都没法在上面跑了,我们只好穿上雪鞋,像狂风一样滑行。现在是极夜,太阳不再升起,拉普兰到处是黑暗;但在这样的暗夜里,当狐狸的尾巴舞动起来,拍打着白雪覆盖的大地时,星星会变得更亮,这时美丽的北极光就出现了。”这样的回答,引人无限遐想。

作为出现在千家万户以及各种场合的圣诞老人,首先要能够巧妙回答孩子们的各种问题,比如:圣诞老人多少岁了?他怎么能在平安夜给全世界的孩子们送去礼物?不工作的时候圣诞老人都在干什么?儿童沟通技巧是圣诞学院的培训内容之一,重要的是能根据儿童心理及年龄特点巧妙回答这些问题,在满足孩子们好奇心的同时传播芬兰圣诞文化,引导孩子们培养美好品格。为此,学院还准备了一套问题和参考答案。“当然了,每个圣诞老人都会根据各自的阅历和知识背景临场发挥。” 院长基维亚霍说。

身形略显瘦削的圣诞老人托米·索伊格里的主业是健身教练,喜欢旅行和表演艺术,业余从事表演已经15年。他对记者说:“我从小就梦想着能当圣诞老人,给人们带来欢乐。”他说,圣诞老人临场发挥能力更加重要,因为你永远无法预料会遇到什么问题、什么局面。“有孩子问我,为什么他看到的圣诞老人不止一个?而且高矮胖瘦都不相同。我告诉他,真正的圣诞老人只有一位,他住在拉普兰的耳朵山,其他人都是在帮圣诞老人的忙。”他认为最重要的还是发自内心的友好、善良和积极向上,这才是圣诞老人带给人们最美好的礼物。

要有亲和力

自2010年成立至今,学院已经培养了近200名圣诞老人。从学员筛选、录取到培训和认证都有一套严格的程序。基维亚霍院长告诉记者,学员最好有儿童教育或者表演等相关专业背景,有较高的英语和芬兰语水平,并且要求学员至少有5年圣诞老人的工作经验。如果还有音乐、歌唱、绘画和手工制作等方面的特长就更受欢迎。达伊卡·托乌米萨利干着好几种职业,他是插画家、设计师、摄影师,也是鞋匠和出租车司机,同时还是专业圣诞老人。申请者要具备以下特点才会通过面试:首先性格有亲和力,作为慈爱、乐善好施、快乐和幸福象征的圣诞老人,性格要求外向、热心、真诚,积极向上;其次有沟通技巧和讲故事能力;另外还要考察是否具备芬兰尤其是拉普兰的自然、历史文化相关知识背景。入选者大多知识渊博,有的还拥有硕士学历。用基维亚霍院长的话来说,圣诞老人也是芬兰的文化大使,要能够讲述芬兰故事。另外,对不同文化要有开放的心态。他笑着说:“要乐于尝试和接受不同味道的食物,比如中餐。”

被录取的学员,会进行密集培训一两周至数周。学习的课程包括芬兰文化与历史、芬兰圣诞文化、圣诞老人礼仪、形象、技能、行为科学与行为艺术等。比如,圣诞老人虽然年纪很大,但形象必须健康、向上、充满活力,不能弯腰驼背、老态龙钟。目光要和善,说话和讲故事时声音要有磁性,不疾不徐,娓娓道来,还要善于提问。

为了使学员在步态、举止、腔调和目光等方面符合圣诞老人的要求,学院专门请大学表演专业的老师来进行培训。学员如同模特走T台般,认真地走着“圣诞老人”步,举手投足都要认真训练,此外,还一遍遍练习用圣诞老人的腔调来讲故事和祝福。目光更是培训重点。圣诞老人眉毛以上被帽子遮住,脸的下部覆盖着厚厚的胡子,眼睛就成为整张脸的焦点,最能传达情感。专业的、富有魅力的圣诞老人必须目光慈爱,使人感觉温暖和喜悦。培训时,老师会进一步深化学员对圣诞老人这一角色的理解和热爱,使其全身心投入其中,目光自然会发生变化。

圣诞老人来中国

图片

如果是派往其他国家,圣诞老人还要学习当地的语言和文化,以及跨文化交际技巧。芬兰圣诞老人学院截至目前已经有30多名毕业生曾被派到中国,也有毕业生被派往日本和韩国。“我们学会一些基本的汉语表达和中国文化,还学会了使用筷子。”即将启程前往中国的圣诞老人的妻子“圣诞奶奶”雅丽说:“汉语真的很难学,而且我们都好几百岁了,记性也不太好了,但我们学得很努力。”

12月15日—22日,由圣诞老人学院主办的“芬兰圣诞老人中国行”活动在上海、北京等6座城市举办,索伊格里被派往中国,他为此刻苦训练好几个星期,期待把芬兰人的节日欢乐和友谊作为圣诞礼物带给中国家庭。圣诞老人学院院长基维亚霍曾多次拜访中国,因为来自圣诞老人的故乡芬兰,他在黑龙江和河北做圣诞老人,非常受欢迎。“圣诞老人是温暖慈爱的。他带着礼物来,送上祝福,抱着孩子,给他讲故事。在过去芬兰人生活很困难,圣诞老人送去的礼物和祝福,是难挨的冬天里最温暖的慰藉,这种圣诞文化和精神已经渗透到芬兰人的骨子里。” 基维亚霍院长说。

圣诞老人达伊卡·托乌米萨利从怀里掏出一个鹿角吊坠给《环球时报》记者看,指着上面的图案得意地用中文说:“龙!”这是他在前往中国之前特意亲手制作和雕刻的,打算戴着它去中国。

相关新闻

网友点评

查看所有新闻评论,共有0条评论

以上评论内容属于网友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